標籤: 我用閒書成聖人


超棒的玄幻小說 我用閒書成聖人 愛下-第447章 又要開始裝逼了分享


我用閒書成聖人
小說推薦我用閒書成聖人我用闲书成圣人
拦路少年来的突然,去的也突兀,那些没交过银子的大呼庆幸,交过银子的则捶胸顿足。
无他,少年施展遁法离开的时候把手上那块牌子扔了,但是抢走的银子都收得好好的,跟着他一起消失了。
陈洛在那股危机感散去后,突然也发觉有点不对劲。
和天外魔气有关,让自己都有危机感的人,居然拦路打劫。
而且明码标价:一个人十两!
这什么情况?
是不是稍微有一点掉价?
这不是就是上市公司的老板来摆地摊吗?
古怪!
不过对于拦路的情况,其他人也都习以为常。很快官道上重新恢复了顺畅,陈洛也坐回车厢,暂时将这件事放在了心底。
研香奇談
他知道,他和对方,还有见面的那一天。
……
经历了拦路事件,又悠悠走了一天的行程,陈洛终于来到了司逐国的国都:三主城。自从妖族从人族处学会筑城之后,就发现人体的姿态最适合在这样的城市生活,否则一个象妖家族岂不是要盖一座宫殿才够住的。
买不起啊。
而且在人族大儒孜孜不倦的教诲下,绝大部分妖族也明白“羞耻”二字,因此对人族的锦衣华服更是推崇,可偏偏那些服饰都是以人体为模型设计的。
因此在各大妖族城市中,妖族都以人形姿态存在。有的直接化作人形,当然这改不了一些妖族特征,比如猫耳、兔尾等,有的则就是身体化成了人形,但依然保持了兽首。
走过三主城的城门,看着两个牛头人拎着大斧子从自己身边走过,陈洛一句“为了部落”差点脱口而出。
刚穿过城门,热闹的市景展现在陈洛眼前,不过陈洛眼瞳一缩,满脸疑惑:“怎么回事?”
只见市集里各种人、妖交错,买卖吆喝声不输人族大城,不过细细看,其中居然有不少官服。
六品官抬着轿子,五品官在路边卖果子,食肆里的四品官正在跑堂……
“小子,第一次来南荒这吧。”就在陈洛愣住的时候,一个穿着袈裟,长着八字胡,身后拖着一条尾巴的妖怪轻蔑地看了一眼陈洛,淡淡说道。
“正是,大师怎么看的出来?”陈洛微微点头,那八字胡轻哼了一声:“咱可不是什么大师,咱一看你的神色,就知道是初次来南荒。”
“要不要本尊为你指点一二?放心,一日只需十两银子。”
金瓜瓜蹲在陈洛的肩膀上:“呱!呱!(原来是个向导!装什么大尾巴狼!)”
那“八字胡”一皱眉,气愤道:“你这小蛙,好不讲理,不要凭空污妖清白,什么叫装大尾巴狼,本尊就是大尾巴狼!”
说着,脑袋一晃,就化作了一颗狼兽。
陈洛哑然失笑,也不计较,随手扔出一颗足足三十两的银元宝,说道:“那说说吧,你是怎么知道我第一次来南荒?”
八字胡大尾巴狼伸手接过银元宝,在手里颠了颠,立马张开嘴往口里一塞,咕咚一声吞入肚中,随后露出灿烂的笑容,恢复人脸的相貌,双手来回搓摩着,八字胡一抖一抖,带着讨好的口气:“天上的喜鹊精叫喳喳,地上的公子哥笑哈哈。三主城天字向导郎夸夸,乐意为公子效劳。”
陈洛一愣,这是整活了?
“你刚才把银子放哪了?”陈洛好奇道。
“公子,一点小把戏。咱可用不起储物法宝,就先把东西存在肚子里,需要的时候再吐出来就是。”郎夸夸连忙解释道。
陈洛迈步往里走,又问道:“说说看,你怎么知道我是第一次来南荒?”
“因为公子看到他们就面露疑惑,咱就这么猜的。”郎夸夸连忙跟上陈洛的脚步,随意指了指几个身穿官服的妖怪。
“公子有所不知,妖族喜好人族服饰,什么儒衫道袍袈裟,只要喜欢就穿在身上,哪有人族那么多的忌讳。”
“这官服也是如此,看上去威风,尤其受妖族的喜欢。不过和人族正宗官服还是有些区别,人族便懒得来管。”
万古之王 小说
陈洛恍然,再仔细看看那些人身上的官服,果然还是有一些区别的,就相当于戏台上的戏服。
“有意思。”陈洛说道。
明白了这层风土后,陈洛又说道:“赶了两天路,有些饿了。找个地方吃一顿,咱们边吃边说。”
郎夸夸连忙说道:“好嘞。公子放心,我郎夸夸带人吃饭,绝不宰客。”
“行了行了,价钱不重要,好吃就行。”陈洛摆摆手,一副老子有钱的模样,郎夸夸心中更是有底,领着陈洛径直来到一座豪华的酒楼前。
“公子,不是咱郎夸夸瞎夸,到了南荒,最不缺的就是山珍野味。这里随便一幢酒楼,兴许都比人族中京皇帝吃的还要好些。”
“毕竟都是新鲜的。”
说着,郎夸夸就引着陈洛进门,然后颐指气使地让上来接待的小二开了个临窗的雅间。
陈洛翻开菜谱,微微皱眉:“爆炒牛肉?红烧猪蹄?生炒公鸡?”
他看着郎夸夸:“在妖族吃这些不会被本族找麻烦吗?”
郎夸夸讨好一笑:“公子说什么话,这些都是食材啊!”
“未开智的野兽,怎么能算是妖?不瞒您说,咱们司逐国最大的猪肉场东家就是一只四品的野猪精。不过同属不相食,禽妖不吃蛋类,这些规矩还是有的。”
说完,郎夸夸又压低声音,小声说道:“公子若是想吃成了精的妖兽,只要出得起价钱,咱可以帮忙联系。”
“七品以下,只要不是特殊的种族,都没有问题。”
“若是公子想吃素,咱也认识专门的素菜馆,都是专门种植的灵草灵植,大补啊!”
“不用不用。”陈洛摆摆手,放下菜谱,“随便喊几个菜吧。”
话音刚落,一道魅惑的声音就传入自己的耳中——
“公子,吃完了要不要过来玩一下啊。”
陈洛循声望去,透过雅间的窗户,只见道路对面同样是一幢精致的小楼,此时楼阁一处窗户打开,两个妖族女子倚着窗台,朝着自己笑脸盈盈。
这两个妖族女子,罗衫半解,眼含春意,一个穿红衣,一个着绿裙。红衣那个头上长出两个尖尖的狐狸耳朵,绿裙那妖女波涛汹涌,时不时压压翘起了蛇尾。
陈洛瞬间想起郎夸夸开雅间时和小二使的眼色是什么意思,看了一眼郎夸夸,朗夸夸见被陈洛识破,嘿嘿一笑:“公子,来南荒地界,怎能不把玩一下南荒的妖女风味。”
“您放心,虽然大玄老有野妖吸食男子精气来代替日精月华修炼,但是在咱们南荒,绝无此事。”
“您也知道,妖族嘛,总和人族女子有些不同之处,姿势和花样也会多一些的。咱也不说大话,隔壁的风雅楼虽然不比妖族赫赫有名的梦里仙乡,但绝对也有自己的特色。”
没等陈洛说话,一直安心当管家哑巴的獒灵灵突然冷哼了一声:“庸脂俗粉,怎么配服侍我家公子!”
说完大手一挥,瞬间一阵风起,就将雅间的窗户关上。
郎夸夸面色不变,连忙附和道:“对对对,庸脂俗粉,确实入不了公子的眼。梦里仙乡我也有路子,公子要不要……”
陈洛打断郎夸夸的话,说道:“本公子这一次是来参加境泽诗会的,你且跟我说说这方面的事情吧。”
郎夸夸一愣:“公子是要参加境泽诗会?”
陈洛微微点头。
郎夸夸连忙一拍大腿:“哎呀,咱还以为公子是外出游玩的纨绔呢,原来是文华锦绣的大才啊。”
“说重点!”
“好嘞!”郎夸夸见拍马屁没用,连忙转到正题上,“今年据说二国主和三国主都有所突破,乃是司逐大喜,因此境泽诗会的奖励空前丰厚,吸引参加的妖族也比以往要多了不少。故而在正是诗会前还加了一道筛选,称作四诗亭。”
“公子要参加境泽诗会,那首先要过四诗亭这一关。”
陈洛点点头:“继续说。”
浪夸夸接着说道:“在三主城城南五里,有一座四亭山,山不高,寻常人族从下往上攀爬,大约也就两个时辰能到山顶。”
“顾名思义,四亭山从山脚到山顶,一共有四座亭子,每到一亭,就需要写下一句诗。登到山顶,正好写完。”
“四亭内有法阵,若是诗词写完,诗词文华显著,那第四亭之上的明珠就会闪烁,便算通关。”
金瓜瓜的眼睛眨了眨:“呱?(什么题目呢?)”
郎夸夸解释道:“这位公子问的好。这题目啊是在山脚下第一亭随机落下的,一般都是人族千古佳句。”
“不过……”郎夸夸看了一眼陈洛,欲言又止。
“不过什么?”陈洛说着,又在桌子上放下一枚银子。
郎夸夸眼前一亮,身后的大尾巴都不自觉甩了两下,连忙伸手将银子拿住,吞入腹中,这才说道:“公子不知,这参与人多了,使小手段的人就多了。”
“咱听说,专门有妖守在四诗亭,干扰他人作诗,想减少竞争对手。尤其是……”
说到这,郎夸夸顿了顿,看了眼陈洛,才接着说道:“尤其是像公子这样的人族。”
“咱听说,已经有十几个人族学子写诗写到一半,被他们的恶毒评论直接崩溃了文思,放弃参加了。”
“公子可以考虑等几天再去,咱到时候给公子拼个团,多少有个照应。公子放心,咱家也有出租的府宅路子,保准给公子选上一间称心如意的。”
陈洛笑了笑,摆摆手:“先吃饭吧,吃完了去闯四诗亭。”
郎夸夸眉头一皱,还要再劝,金瓜瓜背后的背囊一抖,一粒金珠子飞出来,落在郎夸夸面前。
“呱!(买你闭嘴!)”



近期文章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