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七月未時


火熱都市言情小說 大魏讀書人笔趣-第二百七十四章:蠻族入侵,突襲戰,血染邊境,許清宵率兵出征


大魏讀書人
小說推薦大魏讀書人大魏读书人
蛮族。
随着一座小山化为乌有。
刹那间,一阵爽朗无比的笑声响起。
“哈哈哈哈,好,好,好,有这等神器,我蛮族必能踏平大魏。”
山脉当中。
蛮族大将军注视着已经被夷平的小山,他眼神当中充满着自信,也充满着喜悦。
大军镇守此地,周围数十里都被封锁。。
蛮族大旗立在山头上,被风吹的猎猎作响。
一架架银色的大炮,整齐排列,立在山头之上。
不远处是大营。
蛮族大将军,图鲁立在大营外,脸上的喜悦几乎无法遮掩。
蛮族要入侵大魏。
这是他前几日得知的消息。
对于蛮族来说,大魏是一生的敌人,当初武帝北伐,屠杀了多少蛮族子民?
蛮族也与大魏有不共戴天的仇恨。
别看大魏一直嚷嚷着要北伐要北伐。
蛮族这边也是每天嚷嚷着要杀回去杀回去。
武将的性子想法都一样,都是想要通过战争来证明自己。
只不过,当真听到蛮族要再次入侵大魏时,其实蛮族武将们都有些沉默了。
以前想着杀回去,是因为大魏不行了,自己身后还有初元王朝和突邪王朝,真打起来还真不怂。
可蛮族王室考虑的问题更加深层一些。
蛮族可以杀回去,但杀回去后,蛮族的兵马也要死光,回头是灭了大魏,可同样的,蛮族也没了。
到头来不就是给初元王朝和突邪王朝白做嫁衣。
我的銀河系戀愛史
而且这个灭大魏,也只是灭掉大魏的中坚力量,让大魏彻底衰败,不是说彻底灭掉大魏。
毕竟一品还活着,蛮族可没有自信敢说灭掉一品。
要是有这个实力,初元王朝和突邪王朝早就疯狂补给资源了,让蛮族去拼去杀。
一品,是一个威慑力。
极其恐怖的威慑力。
无论是初元王朝还是突邪王朝,他们永远考虑的是,如何让大魏衰败,而不是说灭掉大魏。
因为,这是不太现实的东西。
“有了此等神器,踏平大魏,指日可待啊。”
想到这里,图鲁大将军再次开口,他身高足足有一丈,如同巨人一般,身上穿着铠甲,散发出可怕的气势以及压迫感。
“大将军,此物威力的确强大,但踏平大魏,有些不太可能吧?”
“大魏可是有一品,如若动用这种器物,只怕一品会出手干扰吧?”
此时,图鲁大将军身旁的男子开口。
男子很年轻,二十七八岁的样子,身高两米,对于寻常人来说,如同巨人一般,可对比图鲁大将军来说,却显得有些矮小。
这是蛮族五皇子,是比较杰出的皇子,一直跟在图鲁大将军身旁学习。
“五皇子,这你就不懂了,如今天下已经签订契约,不允许一品出手,除非是新晋一品。”
“整个天下,唯一新晋的一品,就是佛门慧心,但他现在正在西洲传大乘佛法,先不说有空没空,即便是他真的出来干扰,佛门也不答应。”
“即便慧心当真出手干扰,初元王朝,突邪王朝也不会答应,到时候就算是大魏先破坏规矩,尤其是魔域之海出现动乱,大魏王朝可没有派一品前往。”
“这已经理亏了,若是还敢请一品出手,只怕要引起天下一品愤怒。”
图鲁大将军开口,将大魏目前的情况分析出来。
“大将军,可大魏终究有八位一品啊,太上仙宗他们全部归顺大魏,当真撕破脸,八尊一品,也不是我等能击败的。”
五皇子出声,他意思很简单,大魏有八位一品,有资格翻脸,撕破脸就撕破脸,在绝对武力面前,规矩算什么东西?
可此话一说,图鲁大将军反而笑了。
“皇子莫要担心,仙门的一品,他们归顺大魏,可绝对不会出手干扰战争,除非到了国破山河的阶段,不然的话,他们也会衡量。”
“而且我等既然敢战,自然是有手段的,真到了那个时候,他们不一定能腾出手来。”
图鲁出声。
一番话说的有些内涵。
“明白了。”
五皇子点了点头,有些若有所思。
可就在此时,突兀之间,一道身影出现在这里。
“谁?”
“大胆。”
“谁敢闯入?”
一道道声音响起,是蛮族护卫们,他们拔出大刀,脸色冰冷地注视着突然出现之人。
是面具男子。
他来到图鲁面前,朝着图鲁稍稍作礼。
“不要无礼。”
图鲁大将军伸出手来,让众人放下警惕,随后笑呵呵地看着面具男子道。
“见过先生。”
图鲁大将军笑道。
身旁的五皇子也朝着面具男子拱了拱手,道了一声先生。
“大将军客气,皇子也客气了。”
面具男子微微一笑,随后朝着两人一拜。
“大将军,五皇子,敢问这天雷大炮效果如何?”
面具男子出声,他望着两人,面具中透露出来的眼神内,却充满着自信。
“先生内说。”
图鲁大将军没有直接回答,而是邀请对方入大营内说。
当下,面具男子点了点头,而后与他一同走进大营内。
等走入大营后。
图鲁的声音顿时响起。
“先生,明人不说暗话,这天雷大炮效果不错,等同于四品的威力,可问题是这种规模伤害还是不够。”
“而且数量也少,王上交代了我一些事情,此番进攻大魏,极其冒险,天雷大炮的的确确能够影响战局,可光凭借这些,还是不够。”
“所以,王上对出军大魏,还是有些忌惮啊。”
图鲁开口,只是他的态度截然不同,之前还自信满满,夸赞天雷大炮的厉害,而且对大魏更是不屑一顾。
可面对眼前的人,图鲁的话就不一样了。
面具男子不蠢,他顿时就明白了图鲁是什么意思,他想要索取更多的好处。
进攻大魏,这是蛮族梦寐以求的事情。
但让蛮族傻乎乎的去冲,蛮族也不蠢,眼下天雷大炮都给了,对方还说这种话,就是嫌不够。
这很贪心。
面具男子心神一冷,可明面上他却显得很平静,甚至还略带歉意道。
“大将军,这天雷大炮,也是初元王朝最近炼制而出的,前前后后也只有二十架,如今全部搬来,就是为了帮助蛮王踏平大魏。”
“每一门天雷大炮,都等于四品一击,而且大魏根本就不了解这种东西,如若正面开战,可以瞬间扭转战局,杀大魏一个措手不及。”
面具男子笑着说道,分析着天雷大炮的威力。
可此话一说,图鲁摇了摇头,望着面具男子道。
“这个,本将军明白,但先生你也要明白,大魏的底蕴,也不止二十位四品,这二十门天雷大炮,还是远远不够。”
“再者,世人都以为我们蛮族人好战愚蠢,可蛮族人不傻,我相信初元王朝为了对付大魏,会竭尽全力帮我蛮族。”
“可把最好的东西给我蛮族,说一句不太好听的话,先生您信吗?”
图鲁不蠢,相反他很聪明,他们知道初元王朝在利用蛮族,可这并不是什么大问题,主要是蛮族有什么好处。
“大将军,我明白您的意思,刚好我去了一趟初元王朝,如今又炼制出三十门天雷大炮,外加两门三品的天雷大炮,一并给蛮国送来,如何?”
面具男子笑道。
可图鲁依旧摇了摇头道。
“我王的意思,是需要两百门天雷大炮,外加上二十门三品大炮,如果有这些,可以与大魏扳一扳手腕,如若没有的话,蛮族不会战。”
图鲁出声,他道出了自己的要求。
可这话一说,面具男子顿时笑不出来了。
蛮族要价太高了。
“大将军,这恐怕不能,初元王朝炼不出这么多天雷大炮,王上是否有些强人所难。”
他给予回答,直接拒绝,没有那么多好说的。
可此话一说,图鲁大将军却皱了皱眉。
“强人所难?”
“那请先生告诉我,初元王朝和突邪王朝要我们蛮国做什么?”
“全军入侵大魏,这是什么概念?”
“我蛮国曾经有两百万雄狮,自北伐后,只剩下五十万雄狮,如今好不容易恢复点元气,再次恢复到百万雄狮,两大王朝要我蛮国全军入侵。”
“若是说两年前的大魏,我等的确无惧,可现在的大魏,国富民强,而且也招兵买马了不少,再者入侵之战,本身就极其难打,很有可能百万大军覆灭。”
“我蛮国也算是赌上了国运,两大王朝只需要出点力,就能坐收渔翁之利,如若这也不愿意答应,那岂不是当我蛮国人人是傻子?”
图鲁大将军开口,他并不认为自己开的价格很高。
毕竟命是他们在拼,初元王朝和突邪王朝是在后面补给,若是输了,蛮族没了,大魏也肯定会被重创,初元王朝和突邪王朝不费吹灰之力,就将两个最头疼的敌人解决。
这种好事,谁会放弃?
所以要这个价格,不离谱,只是能不能接受的罢了。
“大将军,我自然明白,但突然之间要这么多天雷大炮,不是初元王朝不愿意给,而是材质问题。”
“要不这样,如若蛮国能提供相应的材料,我可以去谈一谈。”
他出声道。
可话一说完,图鲁大将军摇了摇头道。
“这个不行,眼下大战在即,我等也需要打造兵器,材料不能给。”
“而且我们还需要两大王朝鼎力支持,这是本将军写的清单,你顺便给初元帝王和突邪帝王,让他们看一看,如果没什么问题的话,这个月内送往蛮国。”
“先生,你可要多多谅解,毕竟我等是拼命。”
“当然,如果两位帝王只需要我们过去吓唬吓唬大魏,这些天雷大炮全部还回去,我们什么都不需要,最多牺牲数千将士。”
“我们不在乎什么,只要诸位愿意,蛮国竭尽全力配合,毕竟蛮国与大魏之间,也是有死仇的。”
图鲁大将军出声。
一番话说的滴水不漏,不但不提供材料,而且反倒是继续索要各种东西,这胃口太大了。
而且图鲁很聪明,他没有说这是王上的意思,反倒说这是自己的意思,回头当真闹僵了,那自己出来顶锅。
如果没有闹僵的话,清单上的东西,就是蛮国想要的东西。
面具男子接过清单上的东西。
他仔细一看。
很快不由深吸了口气。
这清单上的东西,可真是狮子大张口啊,大到精锐攻城器,小到粮食,可谓是什么东西都要。
而且张口就是数额极大。
数千架大型攻城器,十万万斤粮食,等等一系列东西,数不胜数。
加上之前的天雷大炮。
蛮国的想法他顿时明白了。
打之前,先抽干两大王朝的资源,以免自己成了嫁衣。
这个想法他可以理解,但蛮国要价太狠了,不是一般的狠。
狠到让人窒息。
“大将军,道理我都明白,只是这清单上的东西,未免有些太多了吧?”
面具男子已经笑不出来了,他连伪装都不想伪装。
那里有这么狠的人啊。
要一点就算了,要这么多?
知道的是援助你打仗,不知道的还以为建立新王朝。
“不贵,不贵,先生,您先不要激动,拿回去问问就好。”
图鲁大将军笑呵呵地说道,他没有任何一点置气,而是让面具男子先拿过去问问看。
此话一说,面具男子不由深吸一口气,摇了摇头道。
“大将军,这清单若是在下拿过去,只怕要被两位帝王驱逐出去。”
“太多了,不过在下也能理解将军的苦衷,这样吧,一成,清单上所有东西的一成,我可以争取,但也只能说争取争取。”
面具男子回答道。
日式面包王
可这话一说,图鲁大将军依旧笑呵呵道。
“先生,您莫怪本将军说您一句不太好听的话。”
“这毕竟是蛮国与突邪还有初元王朝的交易,先生只是传递信息的。”
“当然了,先生的重要性极大,这也是毋庸置疑的,王上也为先生准备了不少东西,也算作是犒劳先生。”
“可这清单,还望先生先拿去再说,成不成另说,可意思要说清楚,毕竟两国大战,可容不得玩笑。”
图鲁大将军的意思很明确。
不管如何,这份清单必须要送到两位帝王手中,答应不答应是一回事,给不给又是一回事。
听到图鲁大将军这般开口,后者有些沉默。
他想说些什么,又不知道该说些什么,瞧了瞧对方的态度,面具男子不由叹了口气。
“既然大将军把话说到这里,那在下也就没什么好说的了。”
“行吧,这份清单,我会交给两位皇帝的。”
“只不过,能不能成,我不敢保证。”
面具男子心情有些不太好,对方太贪了,可他也没办法阻止,只能这样。
“哈哈哈哈,多谢先生了。”
“来来来,先生,我为你准备了上等酒菜,一起来吃,一起来吃。”
听到对方答应,图鲁大将军立刻热情邀请对方一起用膳。
“不了。”
“多谢将军好意,不过在下还有事要办,暂不留下了。”
面具男子微微笑道。
拱着手要离开。
图鲁大将军也没有阻拦,而是略显得惋惜说了几句。
不多时,后者离开了这里。
待面具男子离开后,五皇子的声音不由响起了。
“图鲁将军,我们开出这么多的条件,他们会答应吗?”
“两百门天雷大炮,这也太恐怖了吧?”
五皇子皱眉,他方才一直都不说话,并不代表他没有想法。
此话一说,图鲁的声音不由响起。
他负手而立,望着天雷大炮道。
狂妃不乖,错惹腹黑王爷
“五皇子,实际上莫要说两百门大炮了,这二十门天雷大炮,就足以赢得一场大型战争。”
“战场上,有时候一个小小的改变,便可以扭转一切战局。”
“但五皇子,两件事情你要记住。”
“第一,我们面对的是大魏王朝,无论我等有怎样的信心,都不能太过于狂妄自大,二十门天雷大炮,很强,但绝对不够,两百门天雷大炮,才够全面开战,否则一场战争的胜负,无法影响整体,我们要步步为赢。”
“第二,无论这场战争最终的结果是什么,说到底无非就是两败俱伤,往好点来说,蛮族大胜,往差点来说,蛮族受损,但不管是什么结果,对初元王朝和突邪王朝来说,都是好事。”
“也正是因为如此,我们可以疯狂索取各种好处,他们答应也好,不答应也罢,眼下能与大魏一战的,就只有我们蛮国了。”
图鲁意味深长道。
而后者却显得有些若有所思。
“大将军,那这一战,我等到底能赢吗?”
五皇子忍不住问道。
本来他是觉得能赢,可听图鲁大将军这么一说,他莫名有些担忧了。
“有天雷大炮在,拿什么输?”
“每一炮等同于四品武者一击,大魏布阵之法极其简单,喜欢拼杀,五皇子,你想想看啊。”
“假设你面前,全是大魏将士,密密麻麻几十万,可等他们走进五里范围内,一发大炮轰出去,是何等的概念?”
“最起码可破甲数千,二十门天雷大炮,可歼敌两万,天雷大炮的射程是二十里,换句话来说,即便是大魏将士及时发现,选择逃离的话,也要被歼灭至少十万。”
“十万大军覆灭,我蛮国不费吹灰之力,完全可以乘胜追击,到时候势如破竹,进攻大魏,首战目标破敌三十万。”
“这一战过后,大魏将会被打断脊梁骨,彻彻底底没了底气。”
“五皇子,我问你,你觉得能不能赢?”
图鲁大将军无比自信道。
此话一说,五皇子眼神当中不由露出振奋之色。
“二十门天雷大炮就如此厉害,要是两百门的话,的确可以横推大魏啊。”
五皇子喃喃自语道。
同时他也明白图鲁大将军所言。
战争就是这样,有时候一个局势的逆转,就可以带来无数连锁反应,首战也很重要,这是士气之战。
倘若首战真的能歼敌三十万,这对蛮国来说,简直是振奋军心的事情。
而对大魏来说,不亚于是灭顶之灾。
如今的大魏,觉得自己很强,已经蒸蒸日上,国泰民安,自然而然也会油生出自信心。
所以首战对大魏来说,意义极大。
同样的,首战对蛮国来说,意义也极大。
与此同时。
面具男子已经消失,他来到一处荒芜的山脉,取出一支香,随后缓缓点燃。
很快,烟雾弥漫,取而代之的是一道身影。
“尊上。”
“蛮族坐地起价,索要两百门天雷大炮,以及各类资源,属下认为,蛮族此举必然招来两大王朝的反感,故此请示陛下。”
面具男子出声道。
但此话一说,后者没有任何声音,似乎在思索什么。
过了一会,他的声音响起。
“将清单送往两位皇帝手中。”
“蛮族坐地起价,就让蛮族去吧,蛮族入侵的事情,绝对不能推迟。”
“不过带一句话给两位国君,一切皆在掌控中。”
他说完此话,身影消失,留下有些沉默的面具男子。
他也有些不解了,蛮族坐地起价的事情,说句不好听的话,换做任何势力只怕都不想答应。
本以为说出这话,尊上应当大怒,可没想到竟是这样的结果。
他思索一番,随后明白了一个道理。
蛮族入侵,对整盘棋来说,已经到了一个激进阶段了,到了这个时候,没有什么退不退的说法。
蛮族知道这点,所以才敢漫天要价。
想到这里,他没有多说什么了,起身离开,前往突邪王朝。
重生 漫畫
深夜。
突邪王朝。
皇宫殿内。
随着面具男子递交出清单后,突邪帝王没有想象中生气,而是望着这份清单道。
“清单上的东西,突邪王朝可以给,不过天雷大炮,突邪王朝给不了,需要劳烦先生去一趟初元王朝。”
突邪帝王答应下来了。
几乎是毫不犹豫便答应下来。
没有一点思考,也没有任何一点犹豫,让面具男子更加明白,这场仗有多可怕。
突邪王朝连这种条件都愿意答应,这就意味着他们是真的怕大魏王朝了。
“不过记住,不要立刻给予回答,先生可在突邪王朝休息几日,过几日去初元王朝。”
“差不多十日后,前往蛮族,告知他们最终结果。”
这是突邪帝王最后的话,提醒对方。
“在下明白。”
面具男子点了点头。
而后便悄然退出。
待他退出后,一道身影出现在大殿内。
“陛下,蛮族坐地起价,突然索要如此之多的资源,这实在是有些过分啊。”
“这些年来,我等给蛮族的资源不少,前前后后加起来,价值五十万万两,如今这份清单,太多了。”
人走出来,这是当朝宰相,他略微皱眉,提醒了一句。
可此话一说,突邪帝王却并不在意道。
“有本事拿,也要有本事吃得下去。”
“他要多少,给他多少,只要他开价即可,等蛮族与大魏大战起来,我等就可以坐收渔翁之利。”
突邪帝王的声音平静无比。
但意思也很明确。
要多少给多少,回头等两败俱伤了,再去蛮族把东西要回来。
这就是突邪王朝的想法,简单直接,你有你的想法,我也有我自己的想法。
“臣明白了,只是陛下的意思,难保蛮国猜不到啊。”
宰相的声音继续响起。
倒不是觉得这个计划不行,而是这个计划很简单,你能想到,对方难道就不会想到?
此话一说,突邪帝王依旧显得平静。
“他自然猜得到,但猜到了也没用。”
“这场争斗,就是赌,朕在赌,初元帝王也在赌,蛮族依旧在赌。”
“朕赌大魏能守住,但会付出极大的代价,而蛮族也必然会付出惨痛的代价。”
“初元王朝也是如此的想法。”
“至于蛮族的想法,朕也清楚,无非就是想要索要一笔资源,而后与大魏展开拉锯战。”
“借助两大王朝的资源,疯狂发展,毕竟入侵大魏也不是几个月就能解决的事情,运气好点,一年半载,运气不好,持续三年五年也不是不可能。”
“如此一来的话,即便是蛮族死伤惨重,可借助两大王朝的资源,他们依旧不会亏损到哪里去。”
“这场斗争,大魏将会成为最后的输家。”
突邪帝王分析着这场战局。
“大魏成为唯一的输家?”
“可倘若,大魏不战呢?”
宰相继续问道。
“不。”
“大魏不可能不战。”
“如今大魏国运昌盛,史无前例的昌盛,一个许清宵,让大魏人人如龙。”
“现在他们急需要一战,用一战来壮大自己的声势,也用一战证明自己。”
“如若是两大王朝与大魏宣战,或许大魏不敢战,但蛮族宣战,大魏不可能不战,如若不战,国运将会受损。”
“眼下大魏的国运,已经到了成型之时,一但成型,将会铸造出中洲龙鼎来。”
“所以,大魏必会应战。”
“而朕的突邪,以及初元王朝,便可以左右这场战局,大魏若是不行,可以限制蛮族,蛮族若是不行,可以限制大魏。”
“让他们先耗着,消耗兵力,等到关键时刻,无论是大魏也好,还是蛮族,一起灭之。”
突邪帝王如此说道。
此话一说,后者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他认可这个说法。
“那万一。”
“陛下,我是说万一,蛮族打不过大魏呢?毕竟大魏有了一个许清宵,国运如此可怕,曾经的蛮族,或许能胜过大魏,毕竟有两朝支持。”
“可现在…….”
突邪的宰相说到这里就不说了,因为再说下去的话,就有些不太好。
“放心。”
“初元王朝炼制出来的天雷大炮,威力极其可怕,大魏绝对抵挡不住蛮族的。”
“朕说句不好听的话,朕反而担心,蛮族杀的太狠了,直接杀到大魏国都去。”
“如若是这样,反而还要去帮大魏。”
“算了,无论如何,先看看再说吧,只能祈祷大魏不要想象中那么弱。”
突邪帝王说到这里的时候,就不再说了。
而后者也点了点头,心中对大魏莫名也轻视了一些。
就如此。
转眼之间,过去了三天。
三日后,初元王朝。
相比较突邪帝王的冷静,初元帝王则有些不淡定了。
“两百门天雷大炮?”
“蛮族这是想做什么?”
初元大帝脸色冰冷,他坐在龙椅上,望着对方如此说道。
初元大帝真的怒了。
他知道蛮族贪得无厌,但没想到对方竟然如此贪得无厌。
竟然要两百门天雷大炮。
这也太不要脸了吧?
可暴怒之后,初元大帝又沉默了,望着面具男子道。
“他是什么语气说的?”
初元大帝询问面具男子。
“回陛下,图鲁大将军执意让在下送来清单,不过突邪陛下已经答应清单内容,但天雷大炮,突邪陛下说无能为力。”
面具男子回答道。
蛮族的要价,的确很过分,最过分的就是这个天雷大炮,此物威力太强了。
两百门,可以改变太多的战争,想不赢都难啊。
而听到面具男子的回答,初元大帝神色略显阴沉。
很显然,突邪大帝是想要逼迫自己进这场棋局,不仅仅是他,实际上暗中的人也已经开始布置了。
眼下唯一能与大魏正面斗争的,就是蛮族。
不是说初元王朝不能打,而是初元王朝打不了。
初元王朝要是与大魏宣战,那就不是普通战争,必然是一品之间的战斗。
而蛮族不一样,蛮族与大魏本来就有仇,再加上蛮族没有一品,与大魏宣战,加上之前一品禁令,自然而然,大魏即便是想要派出一品。
只怕也不能随意派出一品。
只要不是国破山河,那么大魏输了也只能打碎牙齿往肚子里咽。
这次宣战。
其目的不是灭掉大魏,而是打垮大魏,如之前的北伐一般,让蛮族去牵制大魏。
大魏龙鼎已经形成,下一步就是中洲龙鼎。
两大王朝不慌吗?
暗中的人不怕吗?
其实都慌也都怕,不然的话,没必要如此援助蛮族啊。
只是让他没想到的是,蛮族胃口竟然如此之大,开口就是两百门天雷大炮,之前给了二十门已经算是极限了。
这东西,初元王朝更加明白威力有多强,也正是因为如此,初元王朝更不想拿出去。
这送出去的东西,以后想拿回来可就麻烦了。
他在沉思。
大殿内无比的安静。
面具男子也沉默不语,毕竟说难听点,他就是一个跑腿的。
过了许久。
初元大帝的声音响起了。
“此番进攻大魏,有几成胜算?”
他开口问道。
“回陛下,至少九成半,此番蛮族励精图治,已有百万雄师,正面交战,绝不弱于大魏。”
“再加上初元王朝的天雷大炮,一但开战,大魏军队只怕要溃不成军。”
“突邪王朝补给资源,能让蛮族持续作战。”
“至于大魏当中,怀宁亲王已经答应,只要一出事,马上号召大魏藩王,开始举兵造反。”
“到时候,大魏内忧外患,一个月内,可横推大魏十二郡,不涉及国都,如此一来,一品也不会出手。”
“快则三个月,慢则半年,大魏四分之一的地盘,也将会彻底沦陷,到时陛下与突邪帝王出面,进行调和,看蚕食大魏土地。”
“而大魏国运也将会崩溃,好处无穷。”
面具男子认真分析道。
此话一说,突邪大帝点了点头,随后继续问道。
“怀宁亲王当真愿意奉献国土?”
“朕可是听说,怀宁亲王被尔等坑的很惨啊。”
他询问道。
提到怀宁亲王,面具男子顿时自信百倍。
“请陛下放心,怀宁亲王如今什么都没了,他只有这条路可以选择。”
“再者,我等也没有坑害怀宁亲王,一切都是因为许清宵,但就是因为许清宵,怀宁亲王恨死了他。”
“他的儿子,死在了许清宵手中,如今更是被许清宵步步相逼,现在还在诏狱当中待着。”
“陛下,您想想看啊,堂堂一位亲王,被抓进诏狱,他要是不恨大魏,怎么可能?”
“只要能让女帝下台,国土必然会心甘情愿奉上。”
“即便怀宁亲王不愿意,临阵反水,可还有一个季元啊,大魏皇帝由谁来当,还不是两位陛下的意思?”
面具男子分析的很老练。
突邪帝王听到这话后,不由自主地点了点头。
这是实话。
以前只是一个怀宁亲王,说难听点,若是扶持怀宁亲王登基,还真难保他不会反水。
毕竟都当上了大魏皇帝了,奉献国土这种事情,谁都不敢做。
大魏子民也会骂死,朝臣都要暴跳如雷。
可现在不一样了,有了一个季元,要是怀宁亲王不听话,那就让季元上去。
想到这里,突邪帝王出声。
“你回去告诉蛮王,两百门天雷大炮,这绝对不可能,极限再送去八十门神武大炮,至于三品的,五门,多一门都不行。”
“而且,进攻大魏后,炼制天雷大炮的材料,必须要给朕找来,弥补朕的损失。”
“倘若他不愿意,那就算了,初元王朝也没心思参合进来。”
初元大帝开口,这是他最后的底线。
两百门大炮,这不可能。
再给八十门,也是极限了。
至于三品的,倒不是说舍不得给,而是三品炼制太麻烦了,所需要的材质更是罕见,想要二十门?也得有啊。
此话一说,面具男子点了点头。
两百门的确多,再加八十也是极限。
“请陛下放心,在下必然会转告清楚。”
面具男子如此说道。
而后者也没有多说什么了,让面具男子好好休息一番,便让他离开。
随着面具男子离开后。
很快,几道身影出现,皆然带着冷意。
“陛下,这蛮族当真是贪得无厌,两百门天雷大炮,他们是想屁吃吧?”
“陛下,即便是八十门天雷大炮,也有点太多了,咱们初元王朝,也不过只有两百门,直接送去八十门,这……..”
“三品也不过十门,直接分走一半,这太贪了。”
几道身影出现,张口就开始辱骂蛮族太贪。
可初元大帝伸出手来,让众人安静。
“朕明白。”
“不需要多说。”
“但各位爱卿放心,送去的天雷大炮都有问题,最多能用半年,半年后,这些天雷大炮都会失效。”
“而这半年内,工部还能造回来,欠缺的就是材料罢了,只要入侵大魏,搜刮材料,就可以炼制出二品天雷大炮。”
“四品天雷大炮,三品天雷大炮,这些东西都没有任何用,唯独二品天雷大炮,才是初元王朝的追求。”
“想要覆灭大魏,想要铲除突邪王朝,天雷大炮至关重要。”
“牺牲一些初成品,并不难受。”
初元大帝出声,他不在乎这些天雷大炮,之前在面具男子面前,也不过是伪装罢了。
四品天雷大炮有什么用?
三品也没什么用。
想要称霸中洲。
想要脚踏大魏,拳打突邪,就必须要炼制出二品天雷大炮,等一品死绝后,或者是一品到了迟暮之时,这二品天雷大炮,就是真正的人间杀器。
到时候神挡杀神,佛挡杀佛,统一中洲,不是梦想。
此话一说,众臣也明白初元大帝的野心了。
一时之间,众人没有围绕这件事情多说,而是提到了另外一件事情。
“陛下,突邪王朝也在秘密炼制天雷大炮,还派来几个探子,已经被兵部抓住,该如何处置?”
刑部尚书开口,望着初元大帝。
“扣押在牢中。”
“至于突邪王朝研究,就让他们研究吧,这是没有办法的事情,他们早晚会研究出来的。”
“但只要初元王朝不被他们超越即可,要尽快折腾出真正的人间杀器,二品天雷大炮。”
“可不能像大魏一般,发展什么生意,这个许清宵,当真是可笑。”
“底层的人,就是底层的人,永远不知道战争杀器才是王朝的立足之本。”
“赚那么多银两有何意义?粮产丰收又有何用?无非是给朕做嫁衣罢了。”
“眼下,朕当真想要看一看,蛮族带着天雷大炮,面对大魏会是一番怎样的场景,想来一定精彩吧。”
初元大帝自信满满道。
这番话也说的极其霸气,众臣纷纷点了点头,他们认可初元大帝所言。
这是实话。
对于一个王朝来说,经济发展固然重要,但军事力量决定一切。
很快。
转眼之间。
五日过去。
面具男子来到了蛮族,将两位帝王的意思传达而来。
只是,蛮族的要求很直接,四品天雷大炮,再加三十,三品天雷大炮再加五门,否则免谈。
而初元王朝得知这个消息,也直接否决了。
虽然他们希望蛮族去战,可要价太狠,初元王朝并不想这样答应。
主要是蛮族太过分了。
最终经过长达十天的交涉,蛮族最低的底线,是再加十门四品天雷大炮,五门三品天雷大炮。
初元王朝依旧不答应,这涉及到了根本。
好在的是,突邪王朝从中调解,愿意拿出一部分材料,并且答应如若蛮族入侵大魏成功,得到的矿材优先给初元王朝。
也正是因为这个,初元王朝答应下来了。
就如此,八月中旬。
突邪,初元,蛮族正式达成一致,于蛮族中设立军机处,备战大魏。
相对两大王朝与蛮族接近一个月的交涉。
大魏不可能不知道情报。
但蛮族保密性极高,目前传来的情报,也只是蛮族疑似要战,关于天雷大炮这种情报信息,根本就没有传达到大魏。
大魏王朝。
一切看似无比平静。
对于百姓来说,没有人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事情,百姓们依旧该做什么做什么。
一点战乱的消息都没有。
朝中大臣也不太清楚,有人在封锁消息。
是许清宵。
他有意封锁消息,整个朝廷当中,只有女帝,陈正儒,张靖,安国公,卢国公五人知晓。
怀宁亲王已经倒戈,自然而然大魏不能有任何明面上的反应,否则的话,这枚棋子的作用就彻底浪费了。
平乱王府中。
许清宵,丞相陈正儒,兵部尚书张靖,安国公,卢国公五人聚集在密室内。
密室当中,布满了各种图纸,还有战场沙盘,这里就是军机处,隐蔽且有安全。
“王爷,五十万大军已经悄然进入边境,六位藩王也已为他们换好衣着,成功融入。”
“大荒军,天子军,还有麒麟军分别抽出一半兵力,镇守琅西至东城,只要蛮族大军敢一路冲杀进来,就可瓮中捉鳖了。”
张靖出声,他说出兵部的安排。
“好。”
许清宵点了点头。
随后安国公的声音也响起了。
“守仁,老夫派人调查过,蛮族已经偷偷调遣三大军营的兵力,从情报上来说,蛮族这一次很有可能会全军出击。”
“到时候百万大军若是集结,就这样让他们入内,实在是有些风险啊。”
“依老夫的意见,应当再抽出百万兵马,向前推进五十里路,伪装成百姓,亦或者藏匿起来,关键时刻,还可以反包围,如何?”
安国公出声。
他有自己的情报,得知蛮族可能会全军出击,自然有些担忧。
毕竟虽然提前获取情报,可许清宵的想法,居然是把蛮族大军骗进来,然后围剿进攻。
这个办法好是好。
可问题是,数量太大的话,一但进来,很容易控制不住。
只是此话一说,卢国公的声音不由响起。
“不可能。”
“百万大军入内,除非蛮族疯了。”
“再者,边境已经重新换防,他们就算想要攻进来,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安国公,你多虑了。”
卢国公出声,他并不认为蛮族会全军入侵。
毕竟攻城是需要时间的。
哪怕是百万大军,你想要攻破一座城容易,可边境不止是一座城了,一共有七重关卡。
你怎么一口气攻进来?
若是一口气攻不进来的话,对蛮族来说也极其不利,就好比之前蕃国之乱一样。
入侵大魏内部,大魏可以给予源源不断的补给,蛮族能做到吗?
“这…….老夫也不相信,可情报内容的确如此。”
安国公也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了。
他并不知道天雷大炮的事情。
所以这个情报,他也有些疑惑。
“无需担心,按照计划来吧。”
只是就在这一刻,许清宵的声音响起,他制止两人辩论,一切按计划行事即可。
随着许清宵开口,两位国公有些欲言而止。
若是换一个人,他们都会说几句,力理据争,可问题是,眼前的人是许清宵。
他们没什么好争的。
“眼下一些部署好了,就等蛮族宣战吧。”
许清宵确定好各方面都准备好后,便没有多余的想法了。
他知道蛮族最大的依靠是什么。
无非就是天雷大炮。
而许清宵也默认了怀宁亲王的计谋,把蛮族大军骗入大魏境内,让他们盲目自信,全军出击。
那个时候,自己便会带着一品神武大炮,让蛮族领略一下不一样的精彩。
但这种做法的后果就是,有一部分人会白白牺牲。
可这些人不牺牲的话,将会有更多人牺牲。
没有那么多想法。
许清宵写好奏折,将整体战争思路交给陈正儒,由陈正儒送给陛下。
随后,许清宵便离开了密室。
他要继续炼制神武大炮了。
目前一品神武大炮只有一门,二品神武大炮有五门,三品二十门,四品没有。
到了这个局面,四品神武大炮的作用不大。
一二三品已经够了,尤其是一品,如果再来一门一品神武大炮,许清宵宁可不要二品和三品的。
距离蛮族开战,估计还有一段时间,许清宵打算多炼制一门或者两门二品神武大炮。
但说来说去还是材质问题。
极品灵金太少了,少的可怜。
而且这场仗打完之后,还会有新的麻烦,初元王朝和突邪王朝,必然不会无动于衷。
面对这样恐怖的战争杀器,他们绝对不会无动于衷的。
就如此。
时间一点一点过去。
转眼之间,中秋节佳节也过去了。
九月。
一切都显得十分平静。
大魏,初元,突邪,蛮族,仿佛没有任何交集一般。
没有人知道未来会发生什么事情。
谁都不会知道,一场大战即将来临。
大魏在等。
蛮族也在等。
所有人都在准备,准备这场大战。
九月十日。
终于。
大魏边境。
巡视的将士们,如往常一般驻守城门。
只是就在这一日。
震耳欲聋的声音响起。
抬眼望去,滚滚浓烟弥漫,是马蹄之声,掀起了数十丈的黄沙。
“敌袭,敌袭,敌袭。”
城门之上,各种声音响起,驻城的将士们一个个脸色大变,飞快离开,去传递消息。
狼烟四起,城门瞬间紧闭,各种投石器被运到城内,百姓们躲在家中,一支支精锐将士们来到城墙上,准备好箭袋,拉弓备战。
很快。
数万蛮族大军聚集城门之外。
根本没有任何说话的机会,刹那间,铁骑冲刺,地面都开始震动了。
咻咻咻。
无数箭羽落下,蛮族大军举起铁盾,阻挡着箭羽,而他们身后,有数百人拖着一口大炮缓缓出现在城外五里内。
刹那间。
数万铁骑一分为二,在中间留下一条长长的道路。
还不等大魏将士们反应过来。
轰隆。
惊雷巨响传来。
一股无比恐怖的力量袭来,直接将城门轰碎,六丈的城门瞬间化作无数飞屑,洒落城内。
而在城门之外的将士,当场横飞出去,身体更是被炸开,惨不忍睹。
“这是怎么回事?”
“这是何物?”
“是三品的威力。”
“这怎么回事?”
城内,无数将士们惊愕,他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
只是很快,蛮族铁骑已经杀入城内了。
这场战争来的太突然了。
没有人有准备,也没有人想象得到,城门会这么快被击破。
士气在城门破裂的那一刻开始直接消失。
而后,迎接的便是一场屠杀。
将士被斩首,百姓被屠戮。
甚至有些蛮族将士,丧心病狂,知道百姓藏在地窖中,直接放火燃烧,用巨石盖住出口,活活将大魏百姓烧死。
没有任何抵挡的能力,也没有任何反抗的资格。
这是单方面的屠杀。
而这样的事情,在同一时间发生在周围几座边境城中。
这一日。
三座边境城被血洗,一封封天旨传入宫中。
大魏瞬间沸腾了。
上下沸腾,哗然一片。
谁能想到,蛮族突如其来会入侵大魏。
而且开局就屠杀三座边防古城。
消息传至大魏,女帝勃然大怒,第一时间下达九道圣旨,派兵镇压的同时,要求蛮族给予正面回答。
只是蛮族并没有给予回答。
而是狂喜不已。
天雷大炮的威力,让整个蛮族大军士气高昂。
正常来说,攻城之战,至少需要五万人,即便是突袭,也需要花费一两日的时间,才能攻破城门。
可今日,几乎是一刹那间,攻破城门,接下来就是一面倒的战争。
本身大魏将士就比不过蛮族将士,其次一口气攻破城门,大魏将士需要保护百姓,受到拖累不说,面对恐怖的蛮族将士,士气低落。
自然而然,两者没有任何可比性。
这一战,蛮族士气大增,举族欢呼。
故此,就在深夜,蛮族再派十万大军,两万大军为一队,继续入侵大魏。
借助天雷大炮。
这个深夜,对于大多数大魏百姓来说,只是气愤的一夜。
可到了翌日。
战报再次传入京中。
五座防城再次被灭,城中无一人存活,女子皆然被虏去,战报之上,只用一句话解释。
城中军官劝女子自尽。
这一句话代表的意思很简单,城门一破,自杀比不自杀要好。
这是蛮族的回应。
用五座城来回应大魏。
大魏文报第一时间报道此事,一时之间,整个大魏彻彻底底沸腾了。
大街小巷当中,所有人都在痛斥蛮族行为,也纷纷要求大魏出兵交战。
整个大魏,骂声一片,既骂蛮族不要脸皮,突袭之战,残暴不仁,又骂大魏朝堂,关键时刻,居然没有第一时间出兵。
蛮族虎视眈眈大魏,大魏却没有任何防守,这让百姓如何不愤怒?
尤其是,一则则谣言在大魏传来,半真半假。
描述着蛮族的残暴,听的让人火冒三丈,恨其不争。
而对于蛮族而言。
这场突袭战,让他们也傻眼了。
太轻松了。
轻而易举的拿下最重要的八座防城,如此一来的话,蛮族就占据了绝对的主动权,占据八城当做基点,而后一直向大魏内部推进。
连续两场战争的胜利,并没有让蛮族大军彻底盲目自信起来。
直到第二日。
许清宵安排的五十万大军出面了,在外人看来,这是边境各地藩王抽出来的将士。
可实际上,这五十万大军,是大魏精锐。
五十万大军集结,但他们今日也有一个任务,不要厮杀,关键时刻逃离战场。
这是军令。
虽然他们不理解,可却必须要遵守。
这场大战,蛮族也派出十万大军迎战。
所有天雷大炮全部拉来。
正午之时,大战开启。
所有的故事,如同蛮族猜想的一般,当天雷大炮轰出的那一刻开始,五十万大军溃不成军,直接四散逃离。
也正是这一战,让蛮族彻彻底底自信起来了。
五十万大军啊。
虽然是各地藩王派来的精锐,不是大魏真正的精锐,可足足五十万啊。
蛮族只用了十万大军,不但击溃了五十万大军。
而且向内再推进九城。
这就是战果,一天的战果。
如此恐怖的数据,如何不让蛮族疯狂?
又如何不让蛮族大军膨胀?
上一次入侵大魏,打到这里的时候,用了接近一个半月。
这一次呢?
两天。
而且对方派来了五十万大军,我方只用了十万大军,伤亡几乎为零,对方至少死了数万。
本来预计是杀二三十万,但这五十万大军太怂了,直接就跑。
想到是藩王养出来的兵马,蛮族倒也能理解。
只不过,他们更加自信的认为,若是大魏兵马来了,可破敌二十万。
至少杀二十万。
正是如此。
蛮族疯狂占领城池,一路血洗,死伤极大。
比当初预料的十万人,多了不少。
大魏京都内。
随着一封封战报送来。
许清宵脸色也愈发难看。
“王爷,边境失守十六城,蛮族百万大军,已经占领,正在囤粮啊。”
战报传来。
许清宵深吸一口气,终于他最想听到的战报来了。
“传本王军令。”
“五大兵营,集结边境。”
“本王亲自率兵,与蛮族,决一死战。”
许清宵开口,直接下达军令。
如今蛮族占据十六城,想不膨胀自信都难。
而眼下,一但大魏派遣五大兵营出战,蛮族也必然会派出所有兵力,以及天雷大炮出场。
想要打一场真正的大战。
而这一战,蛮族期待已久。
可许清宵,也期待许久。
就如此。
五日后。
整个大魏百姓时时刻刻都在关注这场大战。
边境当中。
一支支大军从四面八方赶来。
边境二十三城,早已经换上了蛮族大旗。
这五日时间,蛮族继续肆无忌惮的推进,又得了七城,效果都很不错。
也正是因为如此,蛮族越来越猖狂。
但他们也时刻关注着大魏。
得知了许清宵亲自率兵前来的情报。
对于许清宵,蛮族并没有轻视,故此集结各路大军,打算来一场真正的交锋。
突袭战,能打到这里已经很不错了。
他们心里清楚,不可能一直突袭下去的。
两国早晚要正面交锋。
如今他们不过是赢了个先发制人罢了。
想要真正的奠基大战,就必须要正面交锋。
故此,百万蛮族大军,早已经准备好了,一但这一战赢了,大魏输一半。
如此。
翌日。
终于,大魏大军终于来了,五大军营,二百万大军,出现在边境周围,一部分入城安民心,一部分集结战场。
聚集到天狼山脉之地。
也就在这一日。
大战一触即发。
大魏军队,蛮族军队,聚集天狼山脉,两军气势极其高昂。
大魏将士,眼神当中充满肃杀与愤怒。
而蛮族将士,则充满着自信,连续几日的大战,他们赢得了太多太多了。
今日这一战,他们有绝对自信。
而就在这一日,蛮族也正面给予大魏回应了。
大致意思很简单。
大魏女帝,昏庸无道,大魏先帝,残暴不仁,此战为蛮国复仇之战。
天狼山脉中。
许清宵也缓缓出现在此地。
他第一时间赶来,没有去军营。
而是来到战场。
当许清宵出现后。
蛮族大将军,图鲁也出现了。
两军首领出现,场面瞬间剑拔弩张。
而这一幕,也被无数势力关注。
他们知道,大战即将要开始了。



近期文章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