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一桶布丁


有口皆碑的玄幻小說 《科技之錘》-358 造勢需求看書


科技之錘
小說推薦科技之錘科技之锤
对于宁为来说,关于未来的思考是件很严肃的事情。
他一直秉承着将麻烦的事情交出去,自己只抓重点的行事风格,哪怕因此而放弃许多利益,这本该让他过得很轻松才对,但实际情况却是,他还是越来越感觉时间不够用了。
尤其是在跟柳唯谈过之后,让宁为感觉未来一片灰暗。
这一度让他晚上有些失眠……
“今天你怎么了?好像很忧虑的样子?”
卧室里橘黄色的灯光下,江同学依偎在宁为身边,将头埋在男人的肩膀上,柔柔的问道。这个动作是宁为强烈要求的,所以即便已经习惯了亲昵的举动,江同学露出的脸颊还是有些绯红……
“哎……今天完成了芯片指令集的设计,本该庆祝一下的,但突然发现我现在总有种事情会越做越多的感觉,也不知道这种生活什么时候是个头啊。”宁为感叹道。
也就是面对江晨霜的时候,他能这么肆无忌惮的发表感慨了,如果换任何一个人,哪怕是余兴伟跟鲁东义,大概也只会觉得他在凡尔赛。当然,这其实也怪不得别人,毕竟他的前科太多了。
“可你不是乐在其中吗?如果真的让你闲下来,告别实验室,没人在来征求你任何意见,你大概会更忧虑吧?”江同学抬起头,反问道。
“好像也有道理……”宁为想了想,突然又觉得无法反驳。
可能他还是有那么亿点点的小虚荣吧,虽然说很忙碌,但仔细想想,被重视的感觉其实也还不错。真让他从此告别现在的生活,当个悠闲而快乐的小富翁,似乎也没什么意思。
傲嬌總裁:愛妻你別跑
尤其是想到以后可能没机会在跟看到帕特·基尔辛格这样的人用哪只脚迈进他的办公室,就觉得一切都索然无味,所以还是得干活啊!
“所以还是应该先把自己的事情做好吧,我爸之前跟我说,人一辈子只要能在该做事的时候做事,该享福的时候享福,就很圆满了。可惜……”江同学的声音变得怅然,大概是想到了没能熬到享福年纪的爸爸。
“对对对,老婆说得对,让我想想啊,现在已经快12月了,你明年六月就能毕业了,咱们也应该做该做的事了!”
“啊?宁为,别闹,哎,别闹呀……”
……
年底事情多了,加上包括计明志、孟润泽、吕赢、陈昱儒、王思唐跟李静雯都已经提前开始了正式入学前的基础学习,宁为也不好在实验室那边呆着了。
不过CPU的设计工作并没有放下。
指令集完成之后,接下来就是芯片架构的设计,换句话说就是在指令集的基础上,实现对CPU内所含部件,如控制单元,逻辑单元,存储单元的一系列完整设计安排。
这一块其实是三月的强项,尤其是具体到通过设计图纸完成仿真测试,三月可以替代EDA软件更高效的完成测试,从而节省大量的时间。
但同时这也是个需要足够细致极为耗废时间的工作。
如果是传统的芯片设计,很多功能的实现已经有了现成的模板,可以直接套用,但是三维硅通体电路跟之前的设计思路完全不一样,堆叠的方式也不同。
比如曾经的芯片完成某个特定任务的模块是集中在一个小小的平面上,通过电路连接的,但在三维硅通体电路环境下,却是通过在几根通管内完成布局,同时为了保证立体空间内部散热的问题,往往这种任务运行时,还不能是在相邻的通管内进行,周围要起码隔着一根硅通管,在通过上下面板进行电路连接。
没有现成的模板,加上注定更为复杂的设计流程,这也给芯片设计阶段增加了许多难度。
所以要完全追求高效率自然是不可能的,这种工作真让宁为一个人来干,不但效率低,还真会让整个人都疯了去。所以这块宁为是真帮不上什么大忙了,也只能每天了解一下宁思实验室那边跟他共享的设计进度,偶尔会给予一些意见。
星際系統之帝國崛起 小林花菜
这也让宁为得以将更多的注意力放在了今年三月奖评审这块。
按照之前对外公布的流程,每年的三月智能奖得主将在当年的十二月公布,次年三月正式给予奖金以及举办颁奖典礼。对于宁为来说这是一件重要程度不弱于芯片设计的工作。
当年为了去参加SODA大会,宁为在办理签证排队时便立下了宏愿,希望未来学术中心能向华夏聚集,这样大家就不用为了签证去排队了。
如果要达成这个目标,一个在世界上有足够影响力的科学界大奖是基础之一。等三月智能奖得到世界学术界广泛认可,等到三月系列智能期刊的影响力提升,开始举办一系列的世界顶级学术大会。
所以第一届的评选还是很重要的。
起码在要保证公平性,或者说……
“数学跟计算机奖第一候选人都是我算什么鬼?”
看到三月最后给出的综合数据判断,宁为有些懵。
“喵,这是综合数据判断的结果。你获得的投票最多,数学发现跟应用领域结合紧密,数学方面的成就推动了偏微分方程的理解,构建了机器智能跟大数据转移跟筛选的数论基础,尤其是如果按照近期综合成果排序后的综合值判断,当然是你……”
“但我说过不参与三月奖任何奖项的评选。”
“喵,这一判定要素并没有列入必要条件之内。”
修真老师在都市
“好吧,那么现在列入。”
“喵……,那么导入第二批候选者。”
这次结果宁为看来终于正常了。
按照三月给出的结果,三月数学奖除去宁为外,排出的第二序列候选者有两人。
乌国女数学家玛丽娜·维亚佐夫斯卡,推荐理由是几乎完美的解决了八维的装球问题,跟人合作用类似的方法解决了24维装球问题,近年来更是证明了Korevaar和Meyers对任意维度小设计的猜想,在最密堆积工作模块化形式有了重大突破。
奥国数学家乔迪·威廉森,数论界的怪才,在研究群论时开创性研究出了全新的技术手段,可以有效解决一系列群论问题。
之所以第二序列有两人主要是按照三月构建的模型,两人最终评分很相近,差距到了小数点后三位……
当然这些在宁为看来到不是什么事情。
从三月的综合维度评判上来说,这个评分没什么问题的话就是两人一起拿奖。
相对于奥国来说,乌国的女数学家看起来更为顺眼,所以排在前面就好了。
顺带着宁为还看了几篇两人发表的论文成果,从这一点来看,就知道宁为跟当代世界数学界联系不太紧密,毕竟这两人都是年青一代数学家中的佼佼者,都是公认有资格角逐菲尔兹奖的候选人。
当然这些都不重要,宁为主要研究的还是提名的人选够不够。
这才是最重要的。
好在虽然在普通人中间,三月奖可能还不是那么醒目,但是学术界还是很给面子的,在候选人库中,数学奖总计有39人,其中各大学术机构推荐的人数有31人,有资格推荐的大佬级科学家推荐了8人。
至于三月计算机奖,如果抛去宁为的话,目前在67个候选人中排序第一位的是莱蒙托夫·嘉德,然后宁为发现了一个很尴尬的情况。
比如曾经让整个硅谷为之癫狂的GPT-3,最初就是这位教授最先提出的构想。
尤其是当时作为研究着给GPT-3提供了专门的OpenAI API后,许多开发者还利用开放的API设计出了许多奇葩的功能,唯一的问题是,当时GRT-3现在的GRT-5,从理论上来说就是一个单向自然语言模型训练方式,换句话说就是让机器能够理解自然语言的模型。
当时甚至让人发出了AI领域科研垄断正在形成的近乎,毕竟1700亿参数,让人听了就觉得望而生畏。甚至在当时引出了业界的一句自我调侃,穷搞理论,富搞预训练。
但是三月的横空出世直接让这项技术成了鸡肋。
毕竟宁为可以毫不客气的对全世界说,没有任何机器或者软件能比三月更懂人类的自然语言,三月横空出世的时候可就不止是翻译论文了这么简单了,那可是直接瞒过了无数顶级数学期刊数学编辑的存在。它给许多数学论文写的评论至今还把不少数学教授钉子耻辱柱上……
不止如此,他在微博上的科普更是直接让数以十亿计的网友们都没分辨出它其实是机器,所有文案都是自动生成的。更可怕的是,三月不需要调参……
这大概就是刨去第一名后将奖项颁发给第二名,带来的尴尬了。
本来大家其实都知道这个奖宁为来拿是没有任何悬念的,因为在过去几年里,针对整个计算机产业,不管是硬件上还是软件上,以及在最前沿的人工智能领域,谁都没法忽视宁为的贡献,甚至已经超过了宁为在数学领域的贡献。
这也是图灵奖不得不颁发给宁为的原因,往后倒推十年,也没法再找到一个人对计算机的贡献能有宁为大。但在宁为确定不参选的情况下,最后得奖者最大的贡献已经被评奖的系统所淘汰……
或者说淘汰也不恰当,因为虽然鸡肋,但包括OpenAI、Google、脸书这些主要技术资金贡献者跟开发者们也并没有完全放弃,毕竟目前而言,在不考虑三月的情况下,GRT-5依然是这个世界上最先进的智能语言系统,基本上也可以用来水各种言之无物又像那么回事的论文了。
说实话,这人选让宁为自己看着都觉得挺尴尬,只能略过,反正大家都知道是怎么个情况就行了。
好在三月物理学奖起码就目前而言跟宁为不太沾边,这显然也是目前三月奖的最弱项,候选名单上只有18人,目前排名最高的是米卡·斯兰帕、约翰·托伊费尔跟施罗密·科特勒。
三人的贡献隶属于两支不同的团队,但是贡献都是一样的,具体解释很麻烦,大体上可以概括为用不同的方式实现了宏观层面的量子纠缠,换句话说这些研究可能打破量子物理跟经典物理的界限,让两者能在某种程度上统一起来。
正因为三人所作的突破都差不多,所以最终三月给出的评分也是差不多的,直接精确到了小数点后五位。
所以理论上来说,三月物理奖将直接颁发给这三个人,按照其他奖项的惯例,今年的奖金应该平分给这三位获奖者,每人一百万。
这样也挺好,来拿奖的人更多,也更热闹。
对于今年三月智能奖得主心里大概有了谱,宁为便开始思考该如何为今年的三月智能奖颁奖典礼壮大声势。
理论上来说,这种科学界的大奖跟娱乐圈那种奥斯卡奖项不同,其实不太需要搞出太多噱头的。毕竟科学界也不像娱乐圈那样需要获得太多大众的关注。
但宁为毕竟是个有想法的年轻人,对于这种新设立的奖项,如果没有噱头,还是很难引起大家的重视,从而抬高奖项的身价,已达到宣传的目的。
鬼 吹 登
尤其是国外那些优秀的科研人才们,比如像露西·罗恩这样的优秀人才。
吸引年轻一代优秀人才的注意,让他们知道华夏拥有了一个具备极高公信力的世界性奖项,还是需要一些名人来站台的。
当然这些名人肯定不能是娱乐圈的名人。
最好是国际公认的各个学术圈大人物,数学界跟计算界他都认识不少牛人,但可惜的是,关系绝对谈不上太好。思来想去,他最有把握邀请来的,竟然曾经因为NS方程结缘的史密斯教授,可惜的是这位教授已经去研究哲学了。不过影响力还是有的,可以邀请来撑场面。
还有宾西理工的沈教授,也是数学界的大拿,虽然两人交往并不算多,只是在两次计算机大会上有过交集,不过老沈跟陆主任是好朋友,而且两人一直保持着邮件联系,应该也会给他面子,在然后是露西·罗恩曾经的导师——约翰·威尔逊教授也是计算机界的扛把子之一,相信他也会给自己得意门生面子,当然前提得是他得说服露西那个女人,而这个女人还在因为保密守则跟他置气……
除此之外,他还有信心邀请来站台的学术界大佬大概就只有迈克尔一世·乔丹,这位曾经人工智能领域的扛把子,跟他的关系一直还算不错,起码两人并没有闹红脸过,他还经常会抽出时间回答这位大佬关于三月设计理念上的一些疑问。
除了这些人,宁为发现学术界他还真没面子邀请更多国外的名家了,不过发动田导跟姚院长这些大佬,应该还能请来个十多位学术界的大牛,但这针对宁为的计划来说,依然没能达到他的预期,于是很自然的宁为想到了那些科技公司的大佬们。
在大脑里过了一遍之后,宁为立刻敏锐的感觉到能够让这些科技公司的知名大佬们来为三月智能奖站台,大概是最为划算的宣传。
这些大佬不止自带流量,而且这些公司的行动本就在无数有志于科学研究的年轻人心中有着极大的分量,许多大佬本就是做技术出身,甚至很多人本就是年轻一代人的偶像。
邀请国内那些大佬应该问题不大,毕竟柳哥的面子还是很大的。国外那些科技界的大佬,他到都是挺熟的,起码电话号码都还是留了的。
唯一问题大概就是前段时间,大家可能有些误会,导致他将这些大佬的号码拉倒黑名单过一段时间,好消息是现在误会应该已经解开了,不知道对面这些大佬会不会给他这点面子。
宁为从来都是个实践派,人家给不给面子,打个电话邀请一句应该就有结果了。
考虑了片刻,宁为第一个电话决定打给蒂姆·库克,说起来智能联盟目前跟苹果还处于蜜月期,尤其是苹果第二代汽车还要依赖于三月智能平台通过大数据筛选出的材料整合数据库跟进阶电池构造……
唯一遗憾的大概是苹果因为加入智能平台联盟而将不得不面对的多达十多个专利官司,当然宁为相信以蒂姆·库克的能力以及苹果强大的法务部门,应对这些官司都是小问题……
不过这次有求于人,宁为还是关注了一下时差。
一直等到晚上八点,也就是硅谷时间早上八点时,才拨通了蒂姆·库克的电话。
让他开心的是,这位科技界大佬并没有将他的电话拉入黑名单,所以电话通了之后他也表现得特别有礼貌。
“库克先生,你好。”
“哦,宁,真的,我现在接到你的电话都快不知道该表现出什么样的情绪了,不如你先告诉我今天这通电话之后,我会感觉高兴还是惊讶又或者不得不额外报批一份上亿美元的加班工资。”
看吧,这大概就是宁为觉得蒂姆·库克还不错的原因了。
拥有幽默感的大佬总能用一句话就让人感觉如沐春风,让宁为都觉得应该好好学习一番这种交流方式……


优美都市言情 科技之錘 一桶布丁-357 忙鑒賞


科技之錘
小說推薦科技之錘科技之锤
“宁为这孩子……思想还是很清醒啊!”
“是啊。”
“对了,那边的媒体怎么突然搞个这么一出?这是想捧杀?”
“捧杀到也不至于,主要还是被宁为弄怕了。大概是在释放善意。”
“释放善意?”
“是的,之前那件事让一些媒体比较被动。几家大公司因为突然曝出的漏洞问题,在产品方面陷入比较被动的局面。这也让很多人不满,CNN在一周内辞退了网络媒体部门两名总监级高级管理人员,作为对脸书、推特联手封锁官媒官方账号的回应。至于其他媒体大概也被打了招呼。”
“呵……看来未来已经是年轻人们的天下了啊。对了,听说他现在在研究桌面级的CPU产品?”
雷特傳奇m 天蠶土豆
“是的,华为专门成立了宁思实验室在配合,另外华微精密控股集团通过其子公司天邦科技与华为旗下2012实验室合作,各出资百分之五十成立了硅通时代科技有限公司,旨在开发用于智能汽车的总控芯片;华强软件、银河白泽、华为欧拉联合了智能前沿中心实验室正在磋商、打造国产全覆盖操作系统生态,除此之外……”
“停,这些商业化的市场合作暂时就不用汇报了,等他们谈好了,真的做出成绩再说好了。各部门做好引导工作,按照拟定的政策给予足够的支持。到是媒体这边还是消停消停,宁为有句话说得好,我们不需要别人来肯定咱们科技工作者的成绩,最重要的还是给予科研第一线的工作者一个安静做研究的环境。”
“好的!”
“对了,小家伙要评院士了吧?委员会的意思是?”
“大多数都是赞同的,有保留意见的也不好提,毕竟宁为做出的成绩摆在那里,而且学界那些久未发声的大佬们都在私下里穿了话出来,为他站台呢。”
“嗯,不好意思提就好!下次会议你去帮我跟大家谈谈,不要抱着死脑筋,做科学研究不是靠年纪熬上去的,年轻一代能出成果,有破格提拔的通道才是好事。不止是宁为,其他年轻人如果能做出同样的成果也要敢于提拔。只要在华夏中长期科技发展规划纲要中做出突出性贡献的年轻人,该挑的担子还是要挑起来。”
庶女翻身:邪魅王爷请温柔 小说
“是!”
“既然今年评定院士没问题了,干脆更进一步嘛,上个学术委员嘛,到了小宁这个层级,在他擅长的方面做一些科研方面的建议,给一些学术咨询跟评议,应该没人会有意见吧?而且委员会有更年轻的血液,对于科研体制的改革跟发展,也能有正面积极的意义,要多听听年轻科研工作者的声音,了解他们的想法跟困难。”
“好的,我会将您的建议尽快跟学术委员会那边沟通。”
治愈之日
“嗯,暂时就这样吧,下一个议题。”
……
“……这种设计感觉会让指令集变得臃肿,我觉得还是得通过别的途径解决这个问题。比如苹果M1使用了ARM精简指令集,它的好处是显而易见的,比如效率高弹性好,开发人员能够更加灵活的部署和实现高定制化的功能,软件的执行效率和CPU的低功耗都能得到最大程度的发挥。”
“但是大家要注意,精简指令集的缺点是精简之后,很难具备普遍适用性的能力。高度的定制化对于未来的市场开拓而言,将会极大提高适应性成本。除非大家有精力去为所有的设备设计不同的CPU,来满足华夏差异化的市场需求。所以这套指令集的思路是在X86跟ARM之间,取中间值。”
“一方面我们要追求高性能跟高通用性,要足够的开放,才能被市场所接受;另一方面我们虽然可以适当放弃精简指令集高订制特点,但要保留其单核心执行效率,同时还要在两者之间做出取舍。我不敢说这套指令集是最完美的,但我觉得在现有条件下,已经做到了让两者兼顾的最大努力。”
“这套指令集我将之命名为Njsy指令集。这些指令集的完整代码希望大家能尽快读懂,接下来我对芯片架构跟设计提出一些我个人的想法。首先大家在考虑CPU设计方案的时候,要充分考虑到三维硅通管的技术特性。在三维层面,我们可以更优雅的进行SOC布局,将三维优势发挥到极致。”
“我的建议是一、二、三级缓存之外,我们应该设计出统一内存库,让一部分关键信息不需要在经过主板连线进行串行沟通,直接在统一内存库中完成数据交换,一次来解决延迟问题跟访问带宽受限问题;利用三维优势,将不同的核心跟缓存堆叠在不同的立体层级上,一次保证核心跟核心之间,核心跟缓存之间,核心跟内存之间的交换速度,同时GPU核心和CPU核心共享内存。”
“其次,将神经网络计算跟仿生芯片集合进芯片之中,并给其一个专门的计算通道跟层级,关于这方面我已经在指令集的设计中给予了体现……”
……
宁为正对着屏幕向宁思核心战斗团队一点点的阐述着自己的思路跟要求。
整个十月跟十一月,夜以继日的奋战,自家的指令集终于出炉。
虽然还没经过实践的检验,不过整个指令集系统已经在三月进行了数天的各种数字模拟,证明了这套指令集的科学性。
当然对于宁思实验室跟其合作伙伴来说,大家的心情大概依然是懵逼的……
主要还是太快了。
对于这些核心人员来说,大家当然知道宁为是九月中旬才在种种因素的影响下,发言支持研究自主指令集的,而不是通过购买或者跟开源平台合作,来构建新芯片的指令集。
在做出决定之后,据说宁为开始设计指令集,华为才开始着手组建宁思实验室,到现在十一月底,两个半月时间,宁思实验室也不过刚刚筹建完毕一个月左右,而且核心团队许多人,还是实验室内部支援过来的。
如果走社招,挖人,这点时间显然不够,校招更不可能,没有几年的工作经验,不可能直接分配到这种直接出成果的部门。
能够一个多月完成宁思实验室核心团队的组建,还得感谢合作方给予的不少帮助。
然而大家刚刚用一个月时间磨合得差不多了,大家都开始对宁为之前提供的一些指令集思路开始摩拳擦掌的准备大干一场的时候,这次会议让所有人瞪大了眼睛。
这人竟然单枪匹马的把指令集完成了?
不,也不能说是单枪匹马,毕竟还是有三月智能平台的全力支持,不过真要说起来,三月智能平台给予宁思的权限也是很高的,起码相对于实验室其他项目,宁思实验室提交的计算请求跟数字模拟任务,往往能有优先排序,如果是重复性计算请求跟数字模拟任务即便是被系统驳回,也会同步提供近期的计算结果作为参考。
所以大家是很有信心的。
青梅竹馬的味噌湯!
早早就曾喊出过口号,半年内一定要辅佐宁教授,完成全新指令集的构架跟编译器。
真的,这特么是内部用来打鸡血的口号!
当然这里的指令集可是要用于全新三维硅通管CPU设计的,可跟那些大部分都被市场淘汰掉的妖艳产品不一样,整套指令集跟编译器要体现出优异的性能,要有跟市场上流行的指令集不一样的地方,底层设计总要一些方面比经过市场检验的指令集更为优秀,所以半年时间并不算是特别夸张。
同样大家也需要这段时间来适应节奏,同时还要等待极简EDA那边提供完整的工具链……
然而万万没想到啊,大家的口号喊得震天响,宁为却已经独立将指令集完成了,半年?不存在的,满打满算大概只用了两个月零九天……
于是辅助工作大概要变成学习跟了解。
这个时候大家大概体会到了当年余兴伟协助宁为设计湍流算法的感觉。
摩拳擦掌准备大显身手的时候,人家却把事情都先做完了。
甚至这个阶段,极简EDA针对三维硅通管大型CPU设计工具还在紧张的制作之中,现在的版本工具链还不够完整。
这大概算是给大家留够了充足的学习时间……
对于宁思实验室的研究人员来说,心情大概是极为复杂的。
当然对于华为跟其合作伙伴来说,肯定是极为愉悦的。
研发速度越快,意味着投入的资金越少,不说别的,宁思实验室一线研发人员总计700多号人,加上后勤、行政、财务等等人员近千人的规模总是有的。
购买各种保险跟员工福利,按照月平均每个人头需要支出40K计算,一个月就是四千万的费用,提前半年完成既定任务意味着光是人力支出方面能节省2.4亿的研发成本。
从这一点上就能看出宁为的价值了。
当然站在宁为的角度他也是没有办法。
整个三维硅通管背后的CPU生产设计链条他可以甩手不管,但最初的芯片指令集跟架构设计领域,他是责无旁贷的。而且短期内这件事还真没法完全放手交给别人去做。
偏偏他不管是短期还是中期他都还是很忙的。
首先明年九月他就要正式带手底下的直博生了,这首先需要他抽出一部分精力。
其次到了九月,宁班的孩子大二了,虽然他不需要直接代课,但也要开始关注一下孩子们的成绩了,毕竟到了大二阶段,有竞赛要参加了,燕北大学针对优秀学生的科研培养计划也开正式展开了,他也得想办法给自家几个得意门生更多的指导了……
除此之外,到了年底一些活动他也必须去参加了。
十一月中旬,酝酿了半年的院士增补名单已经正式公布了,宁为赫然在其中,入选华夏最年轻的数学院士,用田言真的话说,头顶上有了院士头衔,接下来有些会议他肯定是推不掉的。
同时宁为还直接被选入了华夏科学院旗下的数学与系统科学研究院的研究员,研究院的成立宗旨是解决华夏战略需求中的重大数学问题,还没法拒绝。虽然暂时没给他安排什么任务,这也是大家都知道宁为最近在做指令集的项目,以后肯定事情会更多。
除此之外,宁为还接到了通知。华科院的学术委员会已经开始讨论将宁为吸纳为正式委员……
得知这个消息大概陆昌斌是最开心的。
毕竟未来不管是各种项目评选能否拿到支持又或者想拿国家级重点实验室,杰青、长江学者、各类科研奖项评定,等等,都少不了跟学术委员会的专家们打交道。
宁为成为学术委员会委员,加上他自身的影响力跟成就,如果在搭配上田言真的影响力,基本上在他所擅长的领域大概是没人会公开反对他的意见。
但其实宁为对去审核别人的项目并不太感兴趣。因为权责相适的原则,要去审核别人的项目他就得分出更多的时间跟精力去了解那些项目,然后给出自己的评价。这多少也要分出一部分精力。
所以宁为原本是想拒绝的,但是老田找宁为深谈了一次,暗示宁为同学可以在这个位置上,发挥极大的作用。比如节省许多可能会被浪费的资金,因为他还年轻,而且科研方面的独立性,让他不需要给任何人面子,这可以从很大程度上可以让他给出中肯的意见。
尤其是他这次加入委员会得到了许多在背后默默支持他的大佬们的强力推荐,所以宁为更应该抓住这个机会云云。
田导亲自来做劝说,也意味着没法推辞了。
除此之外下个月三月奖第一次对外公布,他要站台;年终跟许多单位的合作,都向他发来邀请函,希望他能去露个面,最重要的是,他本来计划今年在物理层面起码水平要达到对各个理论有所了解,并确定最佳的研究切入点,但现在进度还很缓慢,别说选择最佳切入点了,那点碎片时间甚至根本不够他将整个物理体系粗略的梳理一遍。
这很让人揪心。
他总不好等到明年九月开学之后,还躲在实验室里研究物理学知识,传出去了都不太好听。
想想看吧,带着一帮诚心诚意跟他学数学的直博生,拿着高薪每天还在为选择物理研究切入点发愁,多少还是有些不好意思的。
但如果能在这之前搞定研究切入点,最好还能出点成果,就能理直气壮很多了。
所以宁为也是很心酸的,为了搞定指令集跟编译器,几乎是没日没夜的工作着,这一点柳唯跟江同学都可以作证,尤其是柳唯,毕竟江同学不太方便证明这些东西……
除此之外,宁为还计划在明年六月跟江同学完成结婚仪式,虽然江同学的意思是一切从简就好,但宁为还是觉得应该给江同学一个过得去的婚礼,毕竟他没打算结两次婚。按照宁爸宁妈的想法,这婚宴还得办三次,宁为跟江同学的老家肯定是少不了的,但宁为现在主要活动轨迹在京城,所以这边也不好省去。
事情一桩桩一件件的堆叠在一起,的确是让时间显得特别宝贵。
就好像现在,好不容易把指令集的工作暂时完成,下阶段的芯片设计工作还没正式开始,又是一堆的事情找上了门。
“真的,柳哥,这两年如果一分钟能变成120秒就好了,时间太不禁用了,对了,下周科学院那边的会议能不能帮我先推了?”
“这个总结会应该是能推了,不过来年一月的工作计划会议以及五月的代表大会,肯定得参加。”
“明年的事情明年再说吧,下个月还要出三月智能奖的名单,我的想法是颁奖大会也定在明年三月。”
“宁教授,这些问题都好说,你最好还是先定下来今年过年在哪边过?”
“就在京城吧,今年有点忙,回去浪费时间,把今年过去应该就好了。”
“嗯,那行,回头我好安排。”
……
现在柳唯除了保镖跟司机的任务,越来越像秘书的角色靠拢了。
毕竟这一块比较好用,一些他不想去参加的会议,柳唯这边能比较高效的帮宁为拒绝,如果柳唯这边不太好高效拒绝的会议,大概也是宁为应该去参加的会议。
从柳唯的态度就能快速筛选跟计划好行程安排,自然是要好好利用一下,在加上如果要出远门的话,交通工具本就需要柳唯来安排好行程衔接,所以这也不算太过分。
至于宁为平时研究些什么,柳唯就不会去关心了。
“今年辛苦点,咱们把事情都做完,等到明年过年就轻松了。对了,按照你们那里的习俗,结婚第一年应该去男方家还是女方家来着?”
“宁教授,每年到了年底都有很多事情的,我估计明年你的职务增加,只会更忙。说实话,我觉得您也别管习俗不习俗了,明年直接把两家人都接到京城来过年,才是正理。”
听了这话,宁为下意识抬头看向柳唯,很突然的,他觉得面前的电脑不香了……



近期文章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