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一刀斬斬斬


火熱連載言情小說 我綁架了時間線-第306章 通天路真相


我綁架了時間線
小說推薦我綁架了時間線我绑架了时间线
关于通天路,最早封棋是从吕越那知晓。
但通天路到底在哪,那又是怎样一个地方,他始终没有确切的答案。
但通过多条时间线的探索,他心中倒是有大致猜测。
老迷口中的那些拦路人,或许就是历史中消失的人类强者,那段阻拦领域生物入侵的路线,就是通天路。
但这些猜测是否就是答案,现有的情报显然无法给出准确解释。
此时得知天枢就曾前往通天路,并从通天路归来,他顿时意识到或许能从天枢口中了解通天路的真相。
带着期待与疑惑,他直视天枢,开口询问道:
“天枢,通天路到底是什么?能否和我详细说说。”
天枢没有犹豫,点了点头:
“那是一条与另一个世界,也就是领域世界相连接的道路,更准确地说不是一条路,而是无数条路。”
“领域世界的生命想要来到我们人类世界,就必须选择开辟一条道路,或是沿着已有的路线前进,这才有可能来到我们的世界。”
“我与其他通天战士,便是这条道路上的守路人,抵挡一切破坏人类文明的领域势力降临人类世界,因此通天路也被称之为第一道防线,我们游走于不断被开辟的连接道路上,斩杀了绝大部分想要入侵人类世界的领域势力。”
听到天枢的回答,封棋终于知晓自己当初的猜测没有错。
但他心中还是有着诸多疑惑。
想到这里,他继续追问道:
“但是我不能理解,人类世界已经被入侵成这样了,你们却还在阻拦领域势力入侵,为何不归来一起建设人类文明,共同抵挡领域入侵各大城市。”
听到这番话的天枢不由得摇头:
“你想得太简单了,通天路是领域势力入侵人类世界的源头,如果不阻断源头,进入人类世界的领域势力会更多,人类世界那么大,相比较游走于世界各地奔波猎杀,显然是从源头解决更容易些,如果不是通天战士们浴血奋战,人类世界的处境会远比现在糟糕。”
天枢的解释,解决了困扰封棋许久的一个问题。
当初他就想过。
如果通天路上的拦路者是人类,为何不选择回归人类世界。
他们都有着能够匹敌领域势力的实力,有他们帮助,必然能加快人类文明的建设进程。
但现在想来,他考虑问题的方式太过简单了。
或许通天战士们阻拦了80%,甚至90%,乃至更多的入侵势力,如果不是他们阻挡了灾祸,人类面临的挑战可想而知。
就例如迷雾之主所在的迷雾族。
如果没有通天战士进行阻杀,整个迷雾族都将降临人类世界,带来破坏力可想而知。
开局没有受重伤,还拥有一帮实力强大的族人,那样的迷雾之主会更可怕。
他现在理解天枢话语中的意思了。
通天路就像是一个筛子,筛查的过程中虽然还是会有遗漏,却已经是对人类文明伤害最小的办法了。
如果没有这些通天战士,或许现在连五大城市的人类安全防线都不会有。
“其实我们尽可能的去阻拦领域势力入侵了,但还是会有领域势力在我们未察觉的地方开辟出一条崭新的道路,然后进入人类世界。”
说到这里,天枢忍不住叹气:
“对此我们也想过办法,最终作出了一个决定,凡是在通天路成长起来的后人,在年龄到达16岁后全部送回人类世界,帮助人类对抗领域生物,然后等到实力足够强大的时候,再回归成为通天战士。”
“吕越?”沐晴在这时轻声惊呼道。
封棋在这时点头:
“没错了,看来吕越正是来自通天路,他虽然不是出生于通天路,却也是在通天路长大的孩子,他的实力在我们看来或许很强,但想要在更加凶险的通天路与穷凶极恶的各方领域势力交手显然不现实,被送回人类世界也算是一种成长历练,但他最终的归宿还是会回到通天路。”
“你说的没错,在他们拥有足够实力的时候,老女人会寻找到他们,并带回通天路。”天枢点头道。
“就不能自己前往吗?”
“回来容易,前往通天路却很难,只有老女人有能力做到自由穿梭……不过听你的意思,你似乎有朋友来自通天路,并且他没有告诉你真相。”
“对,但他就是个谜语人,从不和我多聊关于通天路的信息。”
“这不怪他,不能向人类世界传达任何有关通天路的信息,是每个出生在通天路,亦或是在通天路长大的孩子前往人类世界的第一守则。”
封棋听闻,点了点头:
“大概明白是怎么回事,应该是害怕关于通天路的消息被外界知晓,从而引起巨大的恐慌,如果知晓人类面临的挑战远比他们想象中的更多,或许就会让大量人类对未来产生悲观,从而自暴自弃。”
“毕竟希望才是前进的动力,身处黑暗不是绝望,知道自己身处黑暗才是真正的绝望。”
听到这番话,天枢的脸上露出了意外表情:
“正如你所说,这就是我们当初制定这条条规则的原因。”
听到这番话,封棋的脸上反而露出了笑意。
这么多条时间线的探索,他的世界观被数次颠覆,发现他曾经眼中的世界根本不是真相,不可见的阴暗面隐藏着太多黑暗与绝望。
但好在他还发现有人类潜伏势力还未放弃,还在努力为人类未来寻找一线生机。
此时知晓通天路上还有一群人类的至强者,他心中欣慰。
这条救世路,黑暗与光明相伴,并非彻底的黑暗。
隐藏的同行者还有很多。
或许他们身处不同地点,却都没有放弃人类文明,更没有选择向命运妥协。
“天枢,继续关于你为何失控的经历吧。”
天枢点头,继续开口道:
“当时我被慕暚带去了通天路,通天路就像是蛛网,各条路线交错相连,我被分配镇守32号主路线的小队,并负责附近的支线游走检查。”
“去了通天路我才知道那里的战斗有多么残酷。”
“进入通天路的领域势力中不乏赌上全族性命想要进入人类世界博取未来希望的族群,它们为了通关可谓疯狂至极,每一次战斗都是舍命搏杀。”
我们曾经深爱过
“我身边的队友在那段时间换了一批又一批,我如果不是有神纹加持,我想我也会战死在那,这期间总会有新的队员被慕暚送至通天路,成为我们的战友。”
“我也在不断的战斗中迅速成长,神纹吸收解析了大量领域生物的血液,让我获得了许多强悍的领域生物能力,这些模拟能力是我对抗领域生物的重要力量。”
说到这里,天枢的脸上浮现追忆表情。
沉默许久后,他继续道:
“最孤单的时候,32号主路由我一人镇守,其余战友全部战死……或许是老女人知晓我有能力镇守一条主路,不再往32号路线运输战士。”
“那时候我还会经常游走于附近新开辟的路线,有近30年时间我都是独自一人,那段时间我无比孤独,除了杀戮就是杀戮,至今杀死的领域生物我也记不清有多少了。”
“镇守32号主路的日子,身受重伤对我来说是常态,但我还是依靠神纹赋予的强大恢复能力一次次挺过来了。”
听到这里,封棋分析出了一件事。
通天路似乎十分庞大,通天战士主要镇守的是主路,同时负责游走检查附近的支路。
“不断的杀戮会让你迷茫吗?”他在这时好奇询问道。
“只要心中有一个坚定的目标就不会感到迷茫,但孤独感是真实存在的,最无聊的时候我甚至与领域生命聊过天。”
“然后呢?”封棋追问道。
“自然是杀了,难道还留着它们祸害人类文明?”
封棋:……
沐晴:……
“这么说来,虽然你身处通天路,但与其他通天战士的接触很少?”
天枢听闻,点头道;
“其实通天路有一个平台,那里是我们通天战士的聚集点,战后重伤的战士也都会送至那里进行治疗,每条守护主路的战士偶尔也会有休息时间去那里休整、调养,但我是个例外。”
“老女人这王八蛋,让我独自一人镇守32号主路,根本没有人来顶替我,我根本离不开!”
望着满脸怨念的天枢,封棋忽然明白从小被慕暚带大的他为何对慕暚有这么深的怨念了。
之前他还在想,既然天枢是被慕暚从小带大的,按理说对慕暚的感情很深厚才对,将其视为亲人也不为过。
现在看来天枢完全是被慕暚拉上了贼船,成为了一名光荣的人类打工人。
也难怪他形容慕暚的时候一直将“老女人”挂在嘴边。
“其实我理解老女人的想法,正如他当初将我带至32号主路前说的,我已经拥有了独当一面的战力,是该担起责任了。”
“能力越大,责任越大。”封棋点头道。
“但不妨碍我恨她!”
“或许你也会很想念她。”沐晴忽然插嘴道。
“没有,我只想当面给她一拳。”天枢当即否认。
一番闲聊,气氛缓和了不少,陌生感淡去。
天枢继续讲述起自己的经历:
“镇守32号路的那段时间,我始终压力巨大,所以无比渴望强大的实力,那段时间我不断吸收解析领域生物血液,以此获取能力来使自己变得更强。”
“直到有一次,一场大战后我覆灭了一支领域族群,翻找遗物时找到了存放于玉盒中的一滴血液,这是一滴柱神的血液,我能感受到那滴血液中蕴含的庞大能量与无尽规则知识,与老女人描述的柱神力量极其相似。”
“老女人曾经提醒过我,神纹赋予的能力有极限,千万不要去尝试解析让自己感到心悸的恐怖生物血液,心悸是神纹给我的反馈,证明我无法消化。”
“但面对这滴蕴含恐怖力量的血液,我还是心动了。”
“为此我挣扎过一段时间,但最终对力量的渴望战胜了我心中的恐惧,我选择了吞噬那滴血液。”
“柱神血液进入体内,我的血液好似被火焰点燃,变得无比炙热……那时候我甚至以为自己就要死了。”
英雄聯盟之史上最強 小說
“期间大量关于世界规则的知识往我脑海中灌输,而这些扭曲的符号与知识我根本无法理解,并且越来越多,最终我陷入了昏迷。”
“等醒来,我发现自己的实力获得了大幅度提升,对外界的感知也变得格外清晰,呼吸间甚至能感觉到外界的微妙变化。”
“那时候的我以为自己成功了,直到我忽然陷入疯狂状态,我才发现我不是成功了,而是失败了,代价是时不时的陷入疯狂,变得彻底不可控。”
“好在那段时间32号主路只有我一人,我不需要担心会波及到战友。”
“天枢大叔,你所谓的不可控是情绪失控,还是其他症状?”沐晴在这时好奇询问道。
“不是情绪失控,是一瞬间的失去意识,身体会进入本能嗜血状态,或许这也与我融合了大量领域生物能力有关,总之那时候的我根本决定不了自己的行为。”
听到这番话,封棋不由得看了一眼沐晴。
相比之下,沐晴只是情绪失控,与天枢口中无意识的状态完全不同。
天枢在这时继续讲述:
“想必你们一定很好奇,本该镇守32号主路的我为何又回到了人类世界。”
“一切都是一场意外,镇守32号路的那段岁月,我不曾让任何领域生物通过,一切进入32号主路的领域生命在我的杀戮中铺铸了一条白骨路。”
说到这里,天枢短暂停顿,随后继续道:
“直到我遇到了一支极为难缠的领域族群,它们的实力极强,我应对得十分吃力,一番苦战后我最终击杀了此族绝大部分族人,却有数名领域生物在族人的掩护下逃过了我的阻拦,奔向了32号主路的终点。”
“这还是我第一次失误,心中焦急的我在那时候果断追杀,本想着如果最终没有追到就算了,只能将这些祸害交给人类世界的战士们了。”
“可就在那时候,我进入了失控状态,最终追杀着残余的数名领域生命穿过了世界壁垒,重新回到了人类世界。”
“它们最终都死了,但我却回不去了。”
“你不是应该去寻找慕暚吗?她一定能送你回去通天路,甚至是帮助你解决体内的隐患。”
封棋当即询问道。
“我寻过,但根本就寻不到她的踪迹,她也始终没有来寻我。”
“留在人类世界的我无疑是一颗定时炸弹,尤其是当我身处城市内,失控的我绝不是当时的人类战力所能够抵挡的。”
听到这里,封棋算是明白了天枢选择自我封印的详细原因。
正如天枢最初所说,这一切都是迫不得已。
但此时,他心中还有诸多疑惑需要天枢为他解答。


引人入胜的都市异能小說 我綁架了時間線-第303章 威懾行動熱推


我綁架了時間線
小說推薦我綁架了時間線我绑架了时间线
星城学府。
侯滄海商路筆記 小橋老樹
晚九点。
穿戴整齐后,封棋站在镜子前仔细整理,确定已经将自己包裹严实后,他背上背包走出房间下了楼。
外面月明星稀,湖边的柳枝随风摇曳。
掏出手机看了眼时间,他径直往学府大门口方向走去。
在与门卫安保人员打过招呼后,他离开了星城学府。
1小时后,封棋的身影出现在星城东区的一家咖啡店,迈步走了进去。
“棋哥,这里!”这时林染的呼喊声响起。
他转头往声音传来的方向望去,发现林染、沐晴、吕越都已经到来。
来到沐晴身边坐下,封棋将背包放置胸前。
“棋哥,我们都准备好了,你准备的家伙呢?”林染在这时小声询问道。
“什么家伙?”
“面具啊!既然是秘密行事,当然要准备面具了。”
月光列车
听到这番话的封棋拉开了背包拉链,只见里面摆放着四个面具,分别是孙悟空、唐僧、猪八戒、沙悟净。
林染:……
“你就不能买些看起来有逼格的面具,佩戴这个面具让我觉得自己像个憨批!”
“吃完晚饭去了趟学府的商业街,刚好这次行动就我们四个人,就觉得挺合适,又不是不能遮盖面容。”
“行,我要孙悟空。”
“随便你!”
闲聊中,时间推移。
期间沐晴会偶尔插上几嘴,吕越则全程冷漠脸,用林染的话说,吕越上辈子肯定是个债主,全世界都欠他钱那种。
现在虎魄研究院的问题已经解决,今晚封棋决定正式对星城内的领域弱族下手。
想要控制领域弱族联盟,第一步就是展示武力,让星城内的领域弱族高层看到他的实力。
这样才能有后续的谈判资格。
血腥镇压的手段看似暴力,但对于弱肉强食的领域世界势力来说,是最简单有效的办法。
只有让对方畏惧,接下来才好提要求。
当时迷雾之主使用的方式就是打一棒然后给一颗甜枣。
在领域弱族联盟高层以为星城已经不安全,考虑解散联盟组织等待以后再成立时,迷雾之主却给出了优厚条件,并允诺给领域弱族高层们提供资源福利。
这一招让迷雾之主很轻松就掌握了星城内的弱族联盟任务、情报网。
相比较重新设计复杂的计划流程,显然是抄作业来得简单。
时间来到凌晨11点。
封棋与林染等人离开了咖啡馆,往目的地走去。
临近过年的夜晚,气温清寒,路上并没有多少行人。
只有24小时运转的打扫机器人沿着既定路线缓慢前进,身上灯光交错间,给清冷的街道增添了一丝生机。
半小时后,封棋领着三人拐入了一条没有路灯的胡同。
继续走了一段路程,拐过弯,他们在一家酒吧前停下。
酒吧前立着一块霓虹牌,上面写着末日酒吧四个大字。
绝色王爷的傻妃 暖伊芯
下面还详细描述了这家酒吧的特色,最后是一行醒目的文字提示。
【本酒吧为会员制酒吧,非会员不得入内,成为会员需老会员引荐!】
对于这个地方,封棋算是很熟悉了。
上一条时间线的钓鱼行动就是在这里展开,最终果然钓出了夜影族这条大鱼。
来到酒吧前站定,封棋脱下背包,从中取出了四个面具,分给了吕越、林染、沐晴。
佩戴上面具后,封棋转头望向戴着唐僧面具的吕越:
“吕越,你负责门口观望。”
“好!”
吕越没有过多废话,当即点头回应,随后站到了一边。
随后封棋带着林染与沐晴往酒吧内走去。
沿着光线昏暗的走廊来到尽头铁门处,他伸手拍了拍铁门。
等待数秒后,铁门上的铁窗被打开,一双眼眸从中显现开始打量外面的情况。
“有事?”沙哑的声音随后传来。
“废话,没事谁来这地方!”林染当即开口道。
“会员编号!”声音再度询问道。
“112834!”封棋给出了回应。
这则编号来自夜影族,现在正好用上。
“稍等。”铁门上的窗口被合上。
等待片刻后,齿轮转动声响起,铁门被缓缓打开。
只见门内站着一个身高两米有余的高大男子,他的右肩扛着一根粗大的铁链,一脸凶相。
他在这时侧身让出一条路来。
封棋当即带着林染与沐晴迈步走入了酒吧内。
喧闹的声音顿时充斥耳畔,与外面的清冷截然不同,大量类人领域战士在这里聚集。
劲爆的音乐声中,这些亡命徒有的在赌博,有的在交流情报,还有一些在独自饮酒。
其中也不乏佩戴面具的领域战士。
他们的穿戴并未引起注意。
能来到这里的都是为了族群未来赌上性命的亡命战士,为了利益可以豁出性命,有时候也会劫掠其他种族的资源。
这种环境下,很容易就会结仇。
保护自身隐私也是对自身安全的一种保障,更是对背后族群的保护。
封棋带着林染与沐晴来到吧台前坐下。
血腥镇压这座领域弱族据点,是他今晚制定的行动。
但在此之前,他决定先瞧瞧最近领域弱族的任务情况,说不定会有意外发现。
“喝什么?”
吧台内,一名戴着黑色帽子,赤裸着上半身,体表纹满了扭曲符号的精壮男子望向他询问道。
与记忆中相比,酒保换了个人,但这并不影响接下来的行动展开。
“任务清单!”
听到这番话的酒吧当即点头,随后开始了一系列花里胡哨的操作,最后在酒杯里滴入了冒着紫色雾气的液体。
调制完成后,精壮男子将三杯酒推到了他们跟前。
拿起酒杯,封棋一饮而尽。
林染与沐晴见状,当即也喝下了酒杯里的紫色液体。
封棋在这时闭上了眼睛,意识进入精神识海中。
只见金色海洋上空,不断有紫色能量渗入,最终紫色能量在识海上空汇聚,如画卷般缓缓展开。
呈现在眼前的是一张任务清单表。
上面详细罗列了各方领域势力发布的任务,以及完成任务后的报酬补偿。
画卷上的清单内容,可以用意识操控翻页。
相较于上条时间线,他来到这座酒吧的时间比迷雾之主早了五年,能看到的任务显然与迷雾之主看到的完全不同。
但清单上的任务无非是调查、雇佣、暗杀、运输,之类的内容。
其中他最感兴趣的还是暗杀任务。
暗杀名单上的无非是两种目标,第一类是敌对阵营的领域势力,第二类就是人类天才。
这些名单上的人类天才在他看来,无疑是破晓组织的人才储备。
例如暗杀任务清单中就有一个目标名叫“栾绍元”的男子,他正在研究的项目与如何吸收领域生物的血脉力量有关。
无论他的研究项目是否可行,但无疑让某些领域势力有了担忧。
导致他上了猎杀名单。
其他类似的情况还有很多,有些人才的研究项目只是让某些领域势力感到了危机,就会发布任务将其提前扼杀。
这一点封棋倒是不觉得奇怪。
举例来说,上一条时间线如果有人说自己正在研究破解血肉祭,无论这条路他是否走得通,肯定会被迷雾之主提前扼杀,防止不可控的情况出现。
翻看任务清单片刻后,他的目光被清单上的一则任务吸引。
他当即将目光聚焦在了这则任务上,顿时任务详情浮现。
【调查蓝皮生物来历!】
图片:(蓝皮生物)
任务要求:调查蓝皮生物来历,或提供与蓝皮生物有关情报。
任务期限:无
任务奖励:视提供情报价值而定,最低三颗奇迹血石,上不封顶。
任务详细描述:……
不枯萎的水草 小說
……
任务详情中的贴图,封棋很熟悉。
身材瘦小,通体蓝皮肤,正是蓝皮暗杀者。
任务清单中竟然有调查蓝皮暗杀者的任务,这是他没有想到的。
现有的情报中,唯一对蓝皮暗杀者展开研究的领域势力只有灵能族。
上一条时间线,他通过迷雾之主的描述知晓暮临城的下水道中有着一座灵能族的秘密基地,里面就有研究蓝皮暗杀者的实验项目。
这不由得令他怀疑这个任务有可能是灵能族发布。
说不定相同的任务不止是星城内有,其他四座城市里的领域弱族联盟都有接到。
至于灵能族为何要调查蓝皮暗杀者,他手中情报还未涉及到相关内容,暂且不得而知。
似乎是为了调查任务更好的进行,任务详情中除了贴上了蓝皮暗杀者的图片,还有许多任务详细描述。
其中就有许多发现蓝皮暗杀者的踪迹、事例。
翻看情报描述内容,他在上面看到了许多不曾了解到的情报。
其中就有一则情报令封棋感到无比疑惑。
编号1223事例:暮临城方向发现蓝皮生物,此生物与一名叫“袁泰”的人类男孩和谐相处,调查发现它们之间结下了深厚友谊,蓝皮生物还用某种神秘手段为袁泰续命,将本该重病死亡的他救回。
……
离谱!
他知道蓝皮暗杀者有情绪,并非是纯粹的机器人。
多次接触,他看到过蓝皮暗杀者在临死前的挣扎神色,
但更多的印象是,这些蓝皮暗杀者为了掠夺奇迹物品悍不畏死。
现在得知蓝皮暗杀者竟然与人类结下了友谊,还曾救治重病的人类,这与他印象中的形象完全不同。
这让他对蓝皮暗杀者的来历更好奇了。
但要说蓝皮暗杀者站在人类这边,他是绝对不信的。
蓝皮暗杀者的狠辣他亲眼见过,出现在他眼前的时候向来是直接动粗,就没商量的余地。
想到这里,他脑海中忽然浮现一个猜测。
如果说蓝皮暗杀者真是人类打造的超级武器呢?
杀他只是因为他身上残留着领域生物的气息,但不会对普通人类下手。
但这个解释仔细想来说不通。
当初他调查虎魄研究院权限资料时,就查到过蓝皮暗杀者袭击普通人类的事例。
除此之外,蓝皮暗杀者还暗杀过秦时空。
当初旧日东补给区得到的那块奇迹血石,也是前线战士与蓝皮暗杀者交手后夺来。
从这些事例中能确定,蓝皮暗杀者绝对不是站在人类这边的隐藏势力。
至于蓝皮暗杀者为何会与人类结下友谊,他分析不出其中原因来。
或许这只是蓝皮暗杀者中的个例。
藥娘當家:獵戶的嬌寵
毕竟人类中也有叛徒,蓝皮暗杀者中有个特殊案例倒是也能解释。
但从这个任务中可以看出,灵能族对蓝皮暗杀者十分重视,否则也不会发布任务展开调查。
或许是蓝皮暗杀者背后的势力十分强大,让灵能族感到担忧。
也可能是灵能族觊觎蓝皮暗杀者收集到的奇迹物品。
哪一种都有可能。
但至今关于蓝皮暗杀者的情报实在有限。
如果这条战斗线顺利,他会带领破晓组织去探一探暮临城地底的灵能族实验室,从中寻找蛛丝马迹。
如果实力允许的话,他甚至想将旧日城的灵能族连根拔除。
用暴力的方式获取更多有用的情报信息。
继续翻看了一会任务清单后,精神识海中的紫雾缓缓淡去。
他在这时睁开了眼。
转头望向林染,他也正悠悠睁苏醒,唯有沐晴在转动酒杯,似乎早已醒来。
“没看任务吗?”
他望着沐晴询问道。
面对询问,沐晴摇了摇头:
“神秘力量还未浸入精神识海就被消化一空,我从头到尾都没有看到你所说的任务清单。”
封棋:……
听到这番话的他心中咋舌。
他们饮下的精神饮品没有任何负面能量,并不会引起精神力量的主动防御。
所以他怀疑这与沐晴精神防御力无关,纯粹就是被直接吸收了。
由此可见,沐晴的强大消化能力还作用于精神层面。
再加上强大的体质,沐晴的防御堪称无懈可击。
“可以搞事了?”这时林染忽然出声询问道。
封棋点头,随后望向沐晴开口道:
“学姐,麻烦了!”
沐晴听闻,当即站起身来到酒吧中心位置。
玉色氤氲气从体内迸发,笼罩全身,狂暴气流吹得酒吧内的物品东倒西歪。
沐晴的眼眸在这时变为了猩红色。
刹那间好似远古凶兽降临,俾睨天下的恐怖威压让酒吧内的弱族联盟战士面色瞬间煞白,望向沐晴的表情充满了惊恐。
就像是猎物见到了站在了食物链顶端的猛兽,还未交手便已胆寒。
血脉层面的压迫更是令它们感到喘不过气来。
沐晴眼中的猩红色光芒流转,短暂回忆了封棋所说的台词后,她缓缓开口道:
“现在开始我们玩个求生游戏,你们中只有三分之一能活着出去,接下来……开始挣扎求生吧!”
话音落下,沐晴猛地握拳,骤然砸向地面。
轰!
伴随着一声巨响,地面剧烈震颤,头顶碎石裹挟灰尘洋洋洒洒落下。
瞬间产生的恐怖力量将较近距离的弱族联盟战士震成血雾,恐怖的杀伤力吓傻了远处的弱族联盟战士。
猎杀时刻,就此开启!


引人入胜的都市小说 《我綁架了時間線》-第274章 危機來臨看書


我綁架了時間線
小說推薦我綁架了時間線我绑架了时间线
接下来的几天。
封棋陪着迷雾之主对驻扎在星城的领域弱族成员进行了血腥镇压。
这么做主要是为了向星城内的领域弱族联盟表达一个意思。
星城内已经有强势势力入驻。
往后领域弱族联盟的任务接取都必须经过同意,绝不容许私自行事。
这么做效果显著。
星城内的领域弱族联盟负责人通过迷雾之主留下的联系方式主动前来接触。
它们并不知晓迷雾之主的身份,以及背后是何方势力。
但这几天的血腥清洗显然也让它们意识到,如果不配合行事往后星城内领域弱族联盟将难以展开工作。
这对于领域弱族联盟背后的各方势力来说,是难以接受的损失。
选择主动联络,完全在迷雾之主的掌控中。
接下来,迷雾之主顺理成章的见到了星城的领域弱族联盟高层,并用血肉祭将它们彻底掌控。
就此,星城内的领域弱族联盟基本已经被迷雾之主控制。
唯一遗憾是,领域弱族联盟无法彻底收为己用。
这支势力终究是一盘散沙。
如果没有相对应的利益提供,很多弱族战士宁可离开星城也不会选择屈服。
迷雾之主现在能做到的是掌控弱族联盟的情报线,保证不会出现对自己不利的相关任务与情报。
其他方面,他没法深入干涉。
甚至为了维稳,他还答应了弱族联盟高层,定期提供一定量的灵性资源予以补助发展。
解除了领域弱族联盟这边的隐患后,迷雾之主再次选择了闭关。
这期间,封棋全权负责处理虎魄研究院的一切事务。
三个月后。
当迷雾之主再次出关,他决定正式展开打压暗神教的相关计划。
在他的操控下,星城内的媒体开始报导关于暗神教的负面事件。
究竟有没有这回事不重要。
重要的是要让看新闻人相信有这回事。
例如暗神教对教徒洗脑、暗神教疑似背后有领域势力掌控,等等。
初步的报导确实引起了星城不少人的愤怒。
但由于没有充足的证据,还是有不少人对报导的内容感到怀疑。
但对于迷雾之主来说,只要有部分人相信就足够了。
接下来,他开始引导舆论提高星城民众对暗神教的关注度。
然后利用网络舆论制造矛盾。
这一步十分成功,部分愤怒的民众在舆论煽动下组织起来进入暗神教大肆打砸破坏。
暗神教也在这期间被推上了风口浪尖。
接下来的负面报导更是让暗神教的发展受阻。
……
旧日城,西区。
暗神教总部,核心区。
二十余米高的暗神雕像下,一群头戴白骨面具的身影正在谈话。
聊天的话题,与星城暗神教分部的发展受限有关。
就在这时,一道漆黑身影在他们身边浮现。
看到这道漆黑色身影,为首的身影顿时收声,它们纷纷朝黑影望去。
“调查如何了?”黑影在这时开口询问道。
面对询问,佩戴白骨面具的身影当即沉声开口道:
“星城没有我们的情报组织,我们只能委托星城那边的弱族联盟对操纵此次事件的势力展开调查,但任务发布已有五天,星城的领域弱族联盟始终没有给出回复。”
听到这番话,黑影沉吟半晌后开口道:
“如果我没猜错,星城最近应该发生了较大变故,星城的领域弱族联盟已经被躲藏在暗中的新势力掌控了,想要通过领域弱族联盟来调查情报已经没有可能了。”
“灵尊,你觉得会是哪一支势力在阻挠我们的计划发展?”
“表面的情况大致能猜到一些,星城拥有掌控舆论影响力的势力也就那么几个,首先是星城军部,其他还有星城最高会议、虎魄研究院、猩红研究院。”
“星城最高会议是由诸多机构的负责人组成,我们首先可以排除,这并非是一个完全统一的势力。”
“其次我们可以排除猩红研究院,这家神秘机构与外界的接触很少,与媒体的接触机会不多,不存在掌控舆论的能力。”
“最后摆在我们面前的,只有星城军部与虎魄研究院这两家机构。”
“具体是哪一家势力其实很好判断,看率先发起舆论攻势的是哪几家媒体,就能顺藤摸瓜的找到媒体背后的黑手大概是哪一家势力。”
“哪一家?”头戴白骨面具的身影当即询问道。
“虎魄研究院!”
“率先发起舆论攻势的是星城的辉煌新闻,这家媒体机构核心版块就是功法信息整合,接触最多的权限机构只有虎魄研究院。”
“当然,我们不能排除这是躲在星城的势力释放给我们的迷雾弹。”
“总之现在情报有限,即使知道敌对势力是哪一家机构我们也不能轻举妄动,毕竟我们现在只能探查到明面上的信息,对方暗中的实力完全是一片空白。”
听到这番话,佩戴白骨面具的身影略显犹豫道:
“灵尊,你的意思是……我们暂且放弃星城的发展?”
“如果你愿意去挑战我不拦你,但我们灵能族肯定不会出手帮助,你们暗神族只是我灵能族未来布局计划中的一环,没了你们我们还会扶持新的势力。”
听到这番话,头戴白骨面具的身影顿时语塞。
望着站在面前的黑影,他张了张嘴,最后低头恭敬道:
“我们暗神族作为灵能族的附属势力,一切安排都谨遵灵尊的吩咐。”
黑影没有回答,身影在这时缓缓淡去,最终消失。
在灵能族成员离去后,头戴白骨面具的身影眼中浮现一抹猩红色。
对灵能族了解越深,他就越是感到心悸。
灵能族对于未来的布局中,有一个环节需要培养五支实力强大的附属势力。
原本他们暗神族没有资格成为灵能族的五支附属势力之一,得到灵能族的资源扶持。
一切都是机缘巧合。
它从“灵尊”口中得知。
当时灵能族有一份准备拉拢的势力名单,准备挑选其中五支潜力最大的领域势力重点培养。
其中有一支势力被称为“迷雾族”。
这支势力在灵能族的拉拢名单中排在第一位。
可还未等灵能族展开拉拢、扶持行动,迷雾族所在的领域场瓦解,迷雾族的成员也是消失不见。
因此扶持名单上出现了一个空缺。
最后就由它们暗神族成功上位。
也正是在灵能族的大力扶持下,它们暗神族才能发展如此迅速。
对于“灵尊”的吩咐,他心中有怨,却不敢明说。
佩戴白骨面具的身影在这时抬头望向了伫立在跟前的暗神雕像。
曾几何时,它们暗神族无比强大。
灵能族这样的势力甚至给它们暗神族当奴役都不配。
但那终究是过去式了。
它知道灵能族扶持它们肯定有不可告人的目的。
选择与它们合作无疑是与虎谋皮,存在灭族危险。
但风险越大,收益越大。
它何尝不是在利用灵能族创造的平台来快速发展暗神族。
只要人类对暗神的信仰人数达到一定数量。
到时候它就能与所有信徒建立精神联系,然后向这些信徒灌输特殊力量。
一点点将信徒改造成它们的新族人。
如果这个计划成功,暗神族的未来就能拥有无限希望。
取之不尽的信仰力量加上庞大的新族人加入,只记载于古籍中的暗神国度或许就能重现。
到时候它就能带领族人摆脱灵能族的掌控。
甚至是将灵能族收为奴役。
可想到星城的暗神教分部发展受阻,它忍不住一阵头疼。
如果它们发展信仰的计划跟不上灵能族的发展,它们暗神族有较大概率会被排除在扶持名单外。
毕竟灵能族还未完全敲定准备培养的五支势力。
中途出现变数也并非没有可能。
如果没有了灵能族的扶持,它们暗神族的发展就会受到极大阻碍。
想到这里,白骨面具下的眼眸闪过一丝凶狠。
现在摆在它面前的只有两个选择。
第一、等待灵能族给出调查回复,但这个时间到底需要多久完全是个未知数,甚至灵能族对这件事根本就不上心。
第二、冒险亲自去调查,这么做风险极大,可能惹到不该惹的势力从而给暗神族带来灭顶之灾。
灵能族这边也说了,想要调查可以,后果自负。
一边是未知的等待,一边是冒险调查。
犹豫再三,它不由得握紧了拳头。
将命运彻底交给别人,它不放心。
既然已经上了赌桌,那就赌到底,搏到底。
只有这样才能利益最大化。
结局无非两个,要么成功,要么失败。
……
一个月后。
虎魄总部。
迷雾之主翻看着领域弱族联盟发来的任务表,满意地点了点头。
候補救世者
与他所预料的一样。
星城内的暗神教分部受到打压后,暗神教背后的势力果然想要通过星城的弱族联盟来对他展开调查。
直到今天,对他展开的调查任务达到了100余次。
但这些任务都被他成功拦截,现在旧日城那边的暗神教背后势力根本得不到任何消息。
他觉得暗神教背后的势力或许能猜到他掌控的是星城内的哪一支势力。
但对他显然是一无所知。
这也正是他想要达到的效果。
半虚半实,才最唬人。
只要灵能族不是傻子,就不会贸然展开对抗行动。
事实也正如他所预料的,现阶段星城内的暗神教分部已经有了撤离的趋势。
想到这里,他抬头望向了坐在不远处的封棋。
现在暗神教分部这个隐患已经接近拔除,后续计划中最为重要的一环就是帮助封棋继续塑造人设,将他打造成人们的信仰。
……
半年后。
血肉祭的第二轮测试成功通过。
并且得到了一致“完美”的评价,外界舆论哗然。
封棋也依靠血肉祭的成功,奠定了新时代修炼学奠基人的身份。
就在今日,他的第二座英雄雕像在星城中央公园揭幕,知名度再次攀升到了一个崭新的高度。
参加完揭幕仪式后,封棋坐上虎魄专车准备返回虎魄总部。
沿途路上,他心中感慨。
迷雾之主的计划无疑是成功了。
现阶段他成功超越“林染”成为了星城,以及周边城市最火热的名人,其名声甚至盖住了在前线快速崛起的沐晴。
这期间迷雾之主更是利用虎魄研究院的权限修改了星城中、小学的课本内容。
就是为了帮助他将知名度继续攀升,直至神话。
这么做的效果显而易见。
刚才中央公园的雕像揭幕仪式上,有许多小朋友前来送花。
他显然已经成了星城幼年一代心中的英雄。
更令他感到诧异的是,他甚至在这些儿童身上摄取到了一丝稀薄的信仰之力。
由此可见,只要按部就班的继续进行下去。
迷雾之主构想中,血肉、精神双重收割的计划将变成现实。
想到这里,他忍不住感慨迷雾之主的可怕。
想着心事,虎魄军车脱离了拥堵了路段,拐入驶向总部的僻静道路。
就在这时,坐在车内的封棋忽然感觉到强烈的失重感传来。
紧接着一阵天旋地转,车辆不断翻转磕碰。
轰!
虎魄军车在这时与路旁的老槐树相撞,停了下来。
意识到遭受了袭击,封棋果断按下了身旁用于联系总部的报警装置。
就在这时,一只燃烧着幽绿色火焰的手臂刺穿了用特制金属打造的车门,然后一把将整个车门掀飞。
封棋见状,正要顺势冲出去。
这时燃烧幽绿色火焰的手臂瞬间抓住了他的脖颈,将他从车内拽出。
他在这时看清楚了外面的景象。
呈现在他面前的是一个头戴白骨羊角面具,浑身笼罩在幽绿色火焰中的男子。
它的浑身皮肤呈灰色,身上烙印着许多黑色纹路,长相与他印象中的羊头恶魔有些许相似,又有许多不同。
但幽绿色的火焰他却极为熟悉。
这正是羊头恶魔操控的火焰颜色。
他开启获得升级后“血源”形态,体表也会燃起相似的火焰,只是颜色更加深沉,呈现墨绿色。
在白骨面具身影背后,还站着三名模样相似的身影。
这时司机从车内侧翻的车内爬了出来,训练有素的他果断展开了反击。
然而还未他接近,就被一旁激射来的幽绿色火焰点燃,身形眨眼间化为了灰烬。
看到这一幕,封棋果断想要出手反击。
可就在他准备触发恶魔龙符文晶石时,一只被幽绿色火焰笼罩的手掌按在了他的脑袋上。
火焰顺着他的呼吸钻入鼻孔,朝体内蔓延。
难以抵挡的睡意汹涌袭来。
他试图反抗,但仅挣扎了数秒就无力垂下了脑袋。



近期文章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