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氣都市小说 《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第1645章 組織內部是個漩渦讀書


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
小說推薦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
爱尔兰也沉默了。
组织有针对池非迟的行动,却被池非迟察觉了,这有可能也是导致匹斯可被清理的原因之一,而变小的工藤新一在池非迟身边,以池非迟在搜查会议上的表现,不可能没有发现工藤新一可疑,甚至有可能,这两个人早就联合起来,调查组织,试图扳倒组织……他这个思路应该没错。
可是看工藤新一的反应,池非迟似乎不知道工藤新一的身份?而工藤新一也不知道池非迟跟组织有过交集?
两人大眼瞪小眼地看了一会儿,总觉得有什么地方被迷雾笼罩着,他们掌握的信息和想法出现了严重偏差。
柯南先回神,垂眸看向自己的脚力增强鞋。
很好,他又有很多新问题想问爱尔兰了,不过得在打倒这家伙之后。
他的麻醉针已经用了,剩下的就只有……
爱尔兰察觉柯南的小动作,上前一步,直接挥枪砸在柯南身上,力道重得直接把柯南砸飞,冷笑道,“那些事以后再说也不迟,在我把你交给那一位之后……”
柯南趴在地上,伸手抓住飞到旁边的眼镜,半天没能爬起来。
“你放心,我不会让你死的,”爱尔兰把手枪别到后腰衣服下,走向柯南,“如果没有把你活着带回去,那个家伙恐怕也不会相信你是工藤新一!”
柯南艰难抬头,看着爱尔兰脸上狰狞的笑意,紧紧咬着牙。
……
不远处的大楼上空,直升机的探照灯照亮了楼顶空地,缓缓降落。
池非迟背对直升机降落点站在栏杆前,黑色外套衣角被身后劲风吹得往前摆动,金色假发往前飘扬,发丝不断扫在神色平静无波的脸上、扫过注视着东京铁塔方向的双眼前方。
现在爱尔兰应该在暴揍柯南了吧?
说不定毛利兰也赶到了,在一开始占据上风后,被爱尔兰脸上破开的假脸吓到,然后被爱尔兰打倒晕过去……
他揍柯南和小兰都没什么心理压力,实在挡了路,狠狠心一枪毙了也没什么,但想到别人揍柯南,还揍得那么狠,他突然有点不爽。
如果不是去那边太危险,有可能被队友祭枪,他就该替换爱尔兰过去的。
换他揍柯南,他心里就不会那么隔应了。
鹰取严男走上前,在螺旋桨和劲风杂乱的声音中,凑近池非迟身侧,提醒道,“基安蒂到了。”
池非迟转身看向停在大楼上的阿帕奇直升机。
琴酒站在直升机旁,跟背上背着狙击枪的基安蒂说话,伏特加不在,应该已经上直升机了。
鹰取严男看了看东京铁塔,“那我先去确认撤离地附近的安全了……”
池非迟仰头看向直升机的螺旋桨,“组织内部是个漩涡。”
风声太大,鹰取严男只隐约听到了一点,不太确定地看向池非迟,“老板?您说……”
“没什么,”池非迟收回视线,见琴酒看了过来,朝直升机走去,“按计划行动。”
鹰取严男没有追问,往大楼天台门口走去,到了楼下后,仰头看了看夜空。
医妻难求:逆天嫡女太嚣张 落雪潇湘
今晚天气不好,厚厚的云层遮挡了天空,让他看不清直升机是否已经升空。
如果说‘组织是个漩涡’,那不用老板说,他也知道,组织这个漩涡大得没边,一卷进去就很难挣脱,可是老板说的是‘组织内部是个漩涡’……
不用想,不管怎么样,他肯定站老板这边,也绑死在老板这边,以后遇事再小心一点就是了。
……
东京铁塔瞭望台。
爱尔兰打倒了赶过来的毛利兰,见柯南躲到了柱子后,伸手撕了被打破的易容脸,丢下晕倒的毛利兰,拿着枪和手电筒追了过去。
“逃啊!让我玩得更开心一点!”
柯南引着爱尔兰往另一边跑,跑到电力控制室前,关上了门,自己却躲在一旁。
爱尔兰拿着手电筒找过去后,对着门连开数枪,伸手开门之际,发现有呼啸的风声逼近,抬手侧身挡了一下。
用脚力增强鞋踢出去的足球砸在爱尔兰手臂上,只是把爱尔兰手中的手电筒砸落在地。
手电筒光柱闪动了一下,彻底熄灭。
“可恶!”柯南见足球都没打倒爱尔兰,不由低骂一声。
爱尔兰抬枪对准柯南的腰带,扣动扳机,一枪打中柯南腰带正中,玩味笑道,“真可惜,你差点就成功了。”
柯南足球腰带上有金属,挡住了子弹,但还是被冲击力撞得往后跌倒,咬牙起身后,伸手去按脚力增强鞋的旋钮。
“呯!”
一颗子弹擦过脚力增强鞋,在腰带报废之后,柯南又一装备损坏。
“怎么样?”爱尔兰走上前,朝柯南身旁的地面开了一枪,“你现在没戏唱了吧?”
柯南爬起身,往瞭望台外面跑去。
对方这种猫捉老鼠的心态,简直就是个死变态!
不过他还是打算挣扎下去。
我試圖說服哥哥把男主交給我
两人一追一逃,到了瞭望台外面。
天气预报中的雨终于开始下,穿过外面的铁架缝隙,洒在漆成红色的铁板上。
柯南跑上楼梯,在转角后突然转身跑出来,跳下去一脚踹中爱尔兰的腹部,跟着爱尔兰摔到楼梯下之后,趁机捡起了爱尔兰掉落在地的枪,举起对准爱尔兰,沉声道,“翻盘了!”
“可恶!”
爱尔兰伸手扶着被磕痛的后脑勺坐起身。
柯南用枪瞄准着爱尔兰,神色严厉道,“好了,请你把储存卡交出来吧!”
爱尔兰看着柯南,咬牙一笑。
之前东京铁塔的灯光就在一层层熄灭,在这一瞬间,四周原本明亮的灯照突然全部熄灭,让柯南眼前瞬间陷入黑暗中。
爱尔兰嘴角露出笑意,“来了……”
组织用直升机接应他,也在计划中,尤其是在这种距离地面很远的高层,今晚天上又被云层挡得黑压压一片,用直升机最合适不过。
而为了不被人发现直升机靠近,东京铁塔上耀眼的灯光也显得碍事起来,必须要让灯光也全部熄灭才行。
“卡哒哒哒……”
直升机靠近后,噪音也传到了平台上,探照灯打在平台间。
柯南站在铁板后,但还是被突然强烈照过来的光线刺到了眼睛,忍不住抬起手臂挡在眼前。
爱尔兰趁机扑上前,掐住柯南的脖子,将柯南按倒在楼梯上,顺势夺过枪,将枪口抵在柯南额头上,笑得戏谑,“翻盘了……哟!”
直升机前座,基安蒂拿着瞄准镜观察,对通讯耳机那边道,“琴酒,我好像看到了爱尔兰,在外面平台上!”
一旁,池非迟顶着拉克易容脸,戴着通讯耳机,一手撑着下巴,神情冷淡地看着被探照灯照亮的铁架。
阿帕奇前后座是分隔开的,前座是狙击位兼副驾驶,后座是主驾驶,中间用防弹玻璃隔开,避免两名飞行员被敌人武器打中后直升机失控。
感谢组织改装专家加装的座位,感谢琴酒特意不带科恩、带他来体验一次阿帕奇直升机事故迫降。
真到了这个观众席位,他才发现体验没那么好。
天上有厚厚的乌云云层遮挡,东都铁塔上的光线全部熄灭后,前方除了探照灯照亮的地方,其他地方黑漆漆一片,比看动漫时的光线差上太多了。
直升机上有两套长波长红外线观测系统,但阿帕奇直升机的观测系统,本来就很容易受到天气干扰,这是阿帕奇直升机最大的缺点,现在又在下雨,会在一定程度上影响观测。
不过话又说回来,就这种情况,扫射能打中柯南的几率确实不高。
后座,琴酒打电话联系了爱尔兰。
爱尔兰接了电话,出现在探照灯下,伸手挡在眼睛前,避免刺眼光亮直射,“是我……”
琴酒瞥向前座的方向,很快收回视线,“怎么样?储存卡到手了吗?”
“当然……”爱尔兰左手用裤子口袋里拿出储存卡,放在身前。
“我看不太清楚,”琴酒脸上露出冷笑,“把手伸出来一点。”
妖怪要革命
探照灯下,爱尔兰不屑地‘切’了一声,还是照做,拿着储存卡,往直升机方向伸手。
直升机上,基安蒂在狙击枪上装好了瞄准镜,把枪口伸出射击口,瞄准了爱尔兰。
池非迟看了看基安蒂,嘴角勾起一丝冷淡的笑意,继续用机首观测系统拉近观测距离,确认爱尔兰拿在手里的储存卡。
果然和原剧情一样,在琴酒没有下达灭口指令的情况下,基安蒂就已经做好狙杀准备了。
这在以往是根本不可能的,就算基安蒂发现了下方已经有警车包围过来,也会问一句‘要不要开枪’。
再會了,美好時光
所以说,来之前,琴酒跟基安蒂说的任务不会是接应那么简单。
这或许是那一位的意思,也或许是琴酒猜到了那一位已经不再看好爱尔兰的想法,找准机会把人解决掉。
那一位的相关指示没有传达给他,所以他不知道,同时也不想猜,又想盯着他调查的爱尔兰确实是个麻烦。
而且经此一次,柯南应该能明白,组织疯起来连自己人都杀,以后发现他有什么疑点的时候,希望名侦探能考虑一下他的安危,不要不管不顾地冲上来。
“对……”琴酒见爱尔兰照做,声音里带着些许嗜血的兴奋,继续诱导,“再伸出来一点……”
暴君,別過來 牧野薔薇
池非迟听着耳机那边琴酒的声音,心里感慨。
诱杀的恶趣味太浓重,琴酒心理绝对有大病,而且传染性颇强,害得他恶趣味都被勾动出来了。



近期文章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