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趣橫生都市言情小說 棄宇宙-第七零七章 亙河丹爐(給盟主永遠de大哥加更)相伴


棄宇宙
小說推薦棄宇宙弃宇宙
蔷茵儿心里也猜到了蓝小布可能不简单,可根本就没有想到蓝小布会如此不简单。几道刃芒就杀了孔篷三人,难道是神王强者吗?
“你来过这里?”蓝小布的目光落在蔷茵儿身上。
蔷茵儿颤抖着声音说道,“是的前辈,我之前为了躲避暗杀,所以来过这里。”
“躲避暗杀?”蓝小布一听到暗杀,就不由自主的想起暗月河这个宗门。
蔷茵儿对蓝小布根本就不敢隐瞒任何事情,蓝小布甚至都没有询问,她就颤巍巍的说道,“是暗月河一个叫血屠狂沙的人,他杀了我父母,然后侮辱了我不说,还一直在追杀着我……”
蓝小布呆住了,他以为蔷茵儿和血屠狂沙是恋人关系,甚至是那种生死相随的恋人关系。却没有想到,蔷茵儿的父母却是血屠狂沙杀掉的,这简直毁掉了他的三观。至于血屠狂沙一直追杀蔷茵儿,蓝小布觉得是一个笑话。以血屠狂沙的实力,还会一直追杀蔷茵儿?只要一次就肯定成功了。
如果换成一个人,也许要八卦的询问一番,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不过蓝小布没有这些心思,他只是问道,“我想要去看看那个圣人遗迹,你能不能帮忙带我进去看看?”
“是,前辈但有吩咐,晚辈必定遵命。”蔷茵儿连反抗的话都没有一句。
蓝小布已有些了解蔷茵儿是什么性格了,这是一个逆来顺受的女人,不过心肠倒也善良。而且没有什么心机,估计以前一直活在父母的保护下。现在自己单独一个人,生存能力很差。否则进入圣人遗迹的事情,不可能让孔篷几人得悉。这是要人性命的事情,居然都泄露了。
“你第一次来到这里,是如何知道这里有一个圣人遗迹的?”蓝小布询问道。
蔷茵儿赶紧答道,“我进去走了一段后,看见一个巨大的丹炉,丹炉上写着,‘亘河’两个字。而丹炉上道韵流转,有一种让人跪拜的浩瀚气息。”
掌家棄婦多嬌媚 菠蘿飯
“那你怎么知道那是圣人遗迹?”蓝小布不解问道。
寒蟬鳴泣之時解-罪滅篇
蔷茵儿说道,“因为我想要拿那个丹炉的时候,却感受到了一句哀叹的话,“圣人如何?证道圣人依然是死路一条。”
“所以你没有敢拿那个丹炉,跑了出来?”蓝小布虽然不解,却觉得这件事对蔷茵儿来说,似乎并不奇怪。
换成任何一个人,看见了这种圣人丹炉,绝对不会放过的。不过蔷茵儿的性格,似乎真的不会动这个丹炉。
“是的,我没有动那个丹炉。”蔷茵儿弱弱的说道。
“你带路吧,我进去看看。”蓝小布说道。
换成他看见这个丹炉,那是绝对不会放过的。
“是。”蔷茵儿没有半句抵触,应了一声后,小心在前面带路。
无根神界经历了灭世量劫后,葬神窟其实已经不在。这个地方虽然前身是葬神窟,不过地貌完全不同了。沿着一条倾斜的小路进入后,看见的是一排排高耸的峭壁,每一座峭壁都有无穷无尽的洞穴。而这些洞穴,有些神念可以窥探进去,有些神念都扫不进去。
不过这里毒瘴弥漫,只是片刻时间,蓝小布就感觉到神念运转有些顿滞。若不是他有气运道树,还真不敢在这里面停留下去。他疑惑的看着蔷茵儿,蔷茵儿似乎没有半点影响,这种体质实在是特殊。
无根学宫说新宫主要有独特的本事,蔷茵儿这种不惧毒瘴,应该也算是新本事吧。而且蔷茵儿还是一个有大气运的人,就算是他不救蔷茵儿,等蔷茵儿带着孔篷几人来这里,孔篷几人也会嗝屁。
很显然,蔷茵儿根本就不知道这里毒瘴可怕,依然是按照自己行走的方式一路前进。
两人行走了足足两天时间,这才转进了一个毫不起眼的洞穴之中。
蓝小布暗道,这应该是蔷茵儿第二个天赋了,换成他的话,他也不敢肯定第二次来这里会如此准确的记住洞穴位置。
要知道当初蔷茵儿第一次进来是逃遁过来的。既然是逃遁过来,那就不会用神念去记忆来路。偏偏蔷茵儿第二次来,没有认错路,依然是找到了第一次进入的洞穴,这就是天赋了。
两人进入洞穴后,地势一路往下,再次走了一天时间,蔷茵儿停了下来,“前辈,已经到了,就是在这里。这个地方有个隐匿阵门,从这边走,只要踩在圆石上,就能进入。”
“好,你跟随我进来。”蓝小布踏上了圆石。
蓝小布觉得自己不会看错,蔷茵儿就是那种毫无心机之人。换成一个人的话,他会以为对方是在一边表演,一边给他下套。
在圆石上走了莫约半柱香时间,蓝小布眼前豁然开朗,一个巨大的丹炉出现在他的面前。
跟在蓝小布身后的蔷茵儿说道,“前辈,就是这个丹炉。”
蓝小布点点头,他也看见了,丹炉的外面刻着两个巨大的字,亘河。
蓝小布没有用手去触碰这个丹炉,他借助宇宙维模构建了一个维模结构。
一个时辰后,亘河丹炉的维模结构出现在蓝小布的识海之中。这个亘河丹炉的确是一件顶级宝物,可是亘河丹炉是有主的,而且亘河丹炉的主人还没有陨落,就在丹炉之中。
淡淡的丹香气息渗透出来,蓝小布震撼不已。这个亘河丹炉的主人丹道怕是到了神界巅峰了,仅仅是丹炉渗透出来的丹香,就让他感觉到修为涨了一些。
蓝小布上前一巴掌拍在丹炉上,连绵不绝的道音席卷过来,不过在气运道树之下,这道音根本就影响不到蓝小布。
在一巴掌之后,蓝小布双掌不断拍在这丹炉外面。
一炷香后,一道虚幻的人影从丹炉深处缓慢升起。
“啊,这里有活着的元神?”蔷茵儿看见这丹炉中的虚幻人影,吓的后退了数步。
蓝小布知道,这个虚幻元神不但活着,甚至还有肉身存在。他将这元神唤醒,只是想要询问一些问题罢了。
“好道法,没想到还有人能仅凭大道手诀将我元神唤醒。偏偏还是一个世界神小修士……”虚幻元神悬浮在丹炉上空,略为模糊的声音传了出来。
蓝小布一抱拳,“晚辈蓝小布,想要请教前辈一些问题。”
“不用请教,我告诉你。我叫楼添壶,你没有听说过我,但肯定听说过我创建的丹道。看见我的丹炉你就应该能猜到吧?没错,就是亘河丹道。”元神模糊的声音传出。
蓝小布一愣,这家伙要有多自信才会觉得别人都知道亘河丹道?
“抱歉,晚辈真的没有听说过亘河丹道。蔷茵儿,你听说过吗?”蓝小布回头问了一下蔷茵儿。
蔷茵儿也是歉意的摇了摇头,“我也没有听说过。”
“不可能。”丹炉上的元神实在是没有肉身,如果有肉身的话,说不定会暴跳起来。
“没有什么不可能的,没有听说过就没有听说过。”蓝小布这次连前辈都不叫了。
“怎么可能?绝对不可能……”模糊元神反复不断的重复着这句话,声音也越来越低。
蓝小布知道这家伙支持不了多久,赶紧说道,“楼前辈,晚辈就和前辈打个商量。晚辈救前辈一命,保证让前辈融合肉身和元神,前辈也帮晚辈一个忙,如何?”
“呵呵,现在的人都如此牛皮哄哄了吗?如果我这么容易就被救,我会等到你来救我?”楼添壶冷哼一声,语气有些不爽。
蓝小布淡淡说道,“我能不能救是我的事情,你愿不愿意和我交易是你的事情。如果你不愿意的话,那就当我没有说过这句话。”
“是不是等我死了后,然后拿走我的亘河丹炉?”楼添壶语气有些不爽。
蓝小布没有回答,心说你都死了,这丹炉我自然是要拿走的。现在你没死,我就在这里等着。
“可以,我愿意帮你,你救我吧。如果你救不了,嘿嘿……”楼添壶嘿嘿了一声后,就没有再说话。
蓝小布说道,“你是圣人,我不过是一个世界神而已。如果没有大道誓言的话,前辈觉得我敢救你?对了,我叫蓝小布。”
“也是……”楼添壶倒是认同了蓝小布这句话,他非常干脆的说道,“我楼添壶在这里以自己的亘河大道起誓,如果蓝小布救了我的命,我绝对不会直接或间接伤害蓝小布半分半毫。不仅如此,我还会答应蓝小布一个要求。如违此誓,我楼添壶亘河大道溃散,永坠沉沦,不再轮回。”
楼添壶发誓的时候,蓝小布的宇宙维模就在构建着维模,他可以感受到,楼添壶的大道誓言没有半分虚假,完全是真心真意。
这让蓝小布好感大增,这是一个真性情的家伙。
楼添壶的大道誓言一结束,蓝小布就问道,“前辈可是因为丹道业障导致,最后神魂肉身分离,大道涅化?”
“咦,小家伙有几下啊。”听到蓝小布的话,楼添壶惊咦一声,大是惊讶。
(2022年第一更,请求月票支持,祝愿大家新的一年新的气象!)



近期文章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