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絕倫的玄幻小說 九星之主笔趣-963 先祖角鬥場展示


九星之主
小說推薦九星之主九星之主
“晋级!魂法:九星之心·七星中阶!”
荣陶陶跪倒在地,身体无法自已,他能感觉到,这只是个开胃菜罢了。
拼凑完整的一朵莲花,已然用魂力将荣陶陶完全吞没其中,浑厚的能量一次次冲刷着他的身体,疯狂扩充着他这具身体容器。
仿佛永无止境!
只要给荣陶陶足够的时间,魂法晋级八星是必然的,更恐怖的是,荣陶陶的魂力提升不遑多让,本是上魂校·巅峰的他,已经临近突破的边缘了。
大魂校·初阶?
远不止于此!
一切如荣陶陶此刻感知的那样,这不过只是开胃菜!
二尾所言不虚,她为荣陶陶选择了一条最艰难的路,需要集齐数量最多的至宝,最为耗时耗力,且半点差错不能有。
但是最艰难的路,也意味着最高的收益回报。
足足一朵莲花,比九片星辰还要多一个组成部分,仅从至宝数量来粗略的比较,莲花岂会不如星辰?
南诚的一片淬星就足以让荣陶陶进阶一个大段位,那么这一朵莲花…..
此刻,荣陶陶已经不敢想象了。
当然,这一切都是他应得的,无论神明是否选择了自己,这都是他用命拼出来的!
只是,荣陶陶似乎无法再安心晋级了。
一片寂静的场地中,二尾的身影悄然出现,落在了众人的下方-圆形角斗场的正中央。
二尾负手而立,环顾四周,看着四条被点亮的道路、也看着伫立其上的人。
最终,她的视线定格在了荣陶陶的身上,开口道:“这里名为魂武世界的尽头。”
每一个人来到这里,二尾都会为其简单的介绍一番环境讯息、注意事项等等。
只是与其他人来的时候不同,这一次,二尾并未站在荣陶陶这个新来者的身前,而是站在了圆形场地的中央?
这也就意味着,她不是要单独对话荣陶陶,而是面向所有人?
这样一个改变,也让其余几人提起了十二分精神,更是让变革者托眉头紧皱。
二尾这样的神秘存在,做任何事大都是有其深意的。
“你们中有被选中的人,也有野蛮成长的野草。”二尾的声音沙哑,却清晰的传入众人耳中,“我曾设想过会有野草的出现,只是没想到,数量达一半。”
变革者托不由得心中一沉,什么意思?
不等其他那些属性道路的人出现了么?以现在的4人为总计数?
这!不!公!平!
对面那三个是一家人!
草!
讲道理,如若信徒们听到精神领袖这样的内心独白,怕是会怀疑人生吧……
然而二尾的决定并不以变革者的意志而改变,只听她继续道:“按照规则,角斗场范围内至宝数量达到一半,角斗场开启。”
变革者托面色阴沉,沉声道:“至宝数量达半?”
“九大属性,从一到九,共计45枚至宝。”说着,二尾淡淡的扫了变革者托一眼,“数量达半。”
变革者托心中一惊,他的确是美洲的萤森大神,更是掌控一方区域万物生死的绝对领袖。
但是在二尾面前,变革者托难得会有弱小时候的感觉。
这个女人披着人类的外衣,裹着智慧、语言、思维等等文明的外壳。
但是在这些伪装之下,她就是一头活脱脱的野兽…不!是凶兽!
尤其是在这光线暗淡的太空世界里,那一双狭长的眼眸看向任何人时,都像是一头凶兽锁定了猎物,让人忍不住心惊肉跳、毛骨悚然。
简直不是人!
变革者托消停了下来,不敢再言语,而对于二尾而言,她会闲着没事当一个计算器,给别人算数么?
她说数量到了,那就是到了!
荣陶陶·一朵莲花。
徐风华·二级时空。
高凌薇·八方雷电。
变革者·六枯朽木。
至宝相加得出的数量是17枚,在至宝总数量为45枚的前提下,17这个数字显然是不够的,但问题是……
荣陶陶不仅身傍一朵莲花,他的体内还有两朵云,一灾火,以及两片半星辰。
其实荣陶陶足有四片星辰,只是从帝都城回来的时候,他将残星陶和暗星斗篷留在了叶南溪的体内。
他只带回来了刀铠双星,另外还有半片残星在他体内。
相加算下来的话,刚好一半!
这还是将荣陶陶的莲花当做一朵来计算,如果拆开成10个组成部分,那数量早就过半了……
一片寂静的场地中,没有人敢说话,也只有某人“恃宠而骄”,磕磕巴巴的询问着:“为什么要,呕~决斗?”
二尾面色怪异,抬头看向了晋级状态下的荣陶陶,也感觉这个世界的确不公平。
荣陶陶还在迅猛提升的过程中,但是按照规则,角斗场即刻开启,没有时间给荣陶陶调整了。
哪怕至宝的数量再少半枚,荣陶陶也能有喘息的机会,待他完全吸收了一朵莲花,那就更加稳妥了。
不过话说回来……
荣陶陶能过得了莲花那一关,未来再遇到什么困境,问题应该都不大?
想到这里,二尾心中深深的叹了口气:“哎……”
她的确选中了荣陶陶,也在职权范围内给了荣陶陶最大的帮助,最为突出的一点,便是将荣陶陶引上收获最大的道路。
但反过来说,选择了这条路,荣陶陶要经历的艰难苦难,远比其他天选者多百倍。
付出与收获,一切都是相对的。
只不过是荣陶陶成功了罢了。
这一路走来,他经历的生死数不胜数,但这些都可以放下不表。
因为在莲花之灵-莲蓬面前,过往的一切凶险统统可以忽略不计!
一句话:任何人选择霜雪路线,几乎都与送死无疑!
为什么这么说?
因为当一朵莲花凑齐了之后,拥有灵智的夭莲之躯必将出现,必然会对拥有者勾魂索命。
你要战的是莲花,是一个杀不死的存在,是一个继承了你一切武艺、理念、心智与信仰的灵宝。
这样一朵毁天灭地的莲花,甚至比施法者本人更了解莲花瓣的使用方式。
你怎么赢?
说一句刺耳的话,二尾就是在把荣陶陶往死路上逼。
杀出来,成神成圣!
杀不出来…理所应当!
最后的最后,荣陶陶是靠什么赢的?
武艺?魂技?还是不死不休、玉石俱焚的精神意志?
你有,莲花也有!
把这一切条件加在一起,也不足以让荣陶陶取胜,一朵莲花依旧占据着绝对上风!
荣陶陶纯粹是另辟蹊径,是靠着霜雪路线以外的因素取胜的,他是靠着黑云、靠着孽火杀出了一条血路的!
将十死无生,转化成了九死一生。
刚才在第一帝国地底,二尾半跪在地,对着荣陶陶说了一半话语,随后被天空异象打断了。
她的那句“很荣幸遇…..”,其完整的话语是:很荣幸遇见你,期待未来与你共事。
也就是说,在二尾的想法中,从莲花戟下活着爬出来的荣陶陶,已经成功了。
所谓的世界尽头角斗场,根本算不得什么困难……
“二尾?”
“嗯。”二尾回过神来,轻声开口道,“选一个人,一个掌控这个世界的人。”
简简单单的一句话,听得众人心中颤动,变革者托的眼睛更是无比明亮!
奖励异常丰厚,极其诱惑!拥有了这样的身份,不…即便是能变成像二尾这样的人,拥有她这般的实力就可以!
变革者托的情绪翻涌着,只需拥有这个女人的实力就可以,自己就足以打造一座理想国!
一个美好的理想国度!
为何他国高人一等、奢华享乐?
偏偏我的国度满目疮痍,子民多灾多难?
妖宣 小说
难道我们生来低贱,就该被邻国侵吞资源,就该为他国当牛做马、为仆为奴吗?
心中想着,变革者托的眼神渐渐阴郁了下来。
不甘,是刻在骨子里的,是特殊成长环境下的产物。但现实却是残酷的。
另外三位参选者,不仅来自同一个国度、拥有同族文化,甚至…他们是一家人。
“单挑吗?”变革者托开口质问道。
变革者托不愿托大,这也是他唯一的机会。
二尾却是摇了摇头,严格按照规则执行,她没有延长时间、未给荣陶陶安心晋级的环境,同样也没有为变革者托做出改变。
只见二尾仰起头,看向了深邃广袤的外太空,口中喃喃低语:“尤尔德。”
“轰隆隆……”
二尾那沙沙的嗓音,仿佛是激活世界的密码。
没有人知道她在呼唤谁,只是这个名字说出口后,整个空间都震颤了起来!
雷腾、虚空、雪境、萤森四条路的尽头,那被激活能量的石板上,诡异的符文越来越亮,越来越亮……
徐风华眉头微皱,一手搭在石板上的她,警惕的后退一步,却是见到一股纯黑色的虚空魂力缓缓蔓延向上。
就像之前她来到这里时,黑色的虚空魂力一路向下,开辟出通往角斗场的路径似的。
只是这一次,这条路却是蔓延向上?
不仅是虚空石板,萤森石板、雷腾石板、雪境石板同样如此。
四道不同能量的路线,闪烁着各自的色彩,最终在遥远的高空中汇聚在一起,不断的缠绕拼凑。
黑色虚空、绿色萤森、蓝紫雷腾、白色雪境。
点点色彩纠缠交融,闪烁着梦幻般的色泽,最终拼凑出了一个巨大的女性面庞!
仙 草 供應 商
高凌薇怔怔的仰望天际,这一刻,她仿佛见到了徐风华。
当年在万安关外三十公里处,年少弱小的她,曾被妈妈徐风华解救过。
她曾被徐风华捧在手里、镶嵌在掌心纹路里。
那时的霜雪女神面庞渐渐逼近,给高凌薇带来了无尽的心灵震撼。
而此刻,高凌薇已经强到令人发指的地步了,面对着天空中那巨大的面庞,她依旧升起了一丝无力感。
这是一种心灵的冲击,一种发自心底的敬畏,甚至有一种顶礼膜拜的冲动。
这一刻,她仿佛见到了魂武世界的真正主宰者!
一种复杂的情感油然而生,她好像见到了先祖,又像是见到了创造魂武世界的神明。
“噗通”一声,变革者托已经跪倒在地。
信徒们跪拜他的时候眼神有多炽热,此刻的变革者托就有多么虔诚!
与高凌薇不同的是,变革者托和徐风华二人,对这张巨大的面庞感知更深!
徐风华已经忘记了警惕,她背脊抵着石板,努力站稳着身体,仰头看着正上方。
她本以为,二尾已经是至高层级的存在了。
却是不想,在这张巨大面庞散发出来的气息面前,二尾那威严满满的形象,突然变得有些…呃,有些可爱?
话说回来,荣陶陶倒是特有面子。
因为他一直都是跪着的,身体也一直都是颤抖的。
咱也不知道他被没被吓着,反而他的状态很“平稳”,嗯…时不时还干呕一下,发挥异常稳定。
“尤尔德。”与旁人不同,二尾站得很稳。
因为她来自另外一个力量体系,并未被先祖的血脉碾压。
不过话说回来,如若追本溯源的话,二尾力量体系中的神明与这个女人是同一种族的。
但是细化下来,中间也的确隔着一层窗户纸,县官不如现管。
“咔嚓~咔嚓!”
接连四道破碎的声音传来,四人通往角斗场的路径口处,无形的屏障悄然破碎。
名为“尤德尔”的神明并未开口说话,但这样的举动却已经告知了众人该做什么。
屏障破碎的声响,就像是开战的号角声。
呼~
徐风华反应最快,身影瞬间消失,出现在了圆形角斗场上:“凌薇。”
“到!”高凌薇一声厉喝,但凡声音轻一点,她的嗓音必然会很颤抖。显然,女孩在掩饰着自己内心的悸动。
而天空中那巨大的面庞并没有离去的意思,她面无表情,只是静静的低头望着下方。
徐风华随手一指,点在了荣陶陶的霜雪道路上:“守着。”
“是!”
呼……
高凌薇破碎成了无尽的电流,顷刻间冲出了雷腾道路,于角斗场中拼凑出了人形。
而她所站的位置,却是霜雪道路前方。
女孩取代了之前的无形屏障,守护着霜雪道路尽头的荣陶陶。
荣陶陶努力爬起身,一边捂着嘴,一边向下走着。
“回去!”
“回去!”徐风华和高凌薇竟然同时厉喝出声,都在通过音量来掩盖自身的不堪。
荣陶陶被吓得一哆嗦!
好家伙,
妈妈和女友好凶哦~
待我成神之后,能不能稍稍站起来点呀?



近期文章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