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都市言情小說 長夜餘火 txt-第一百六十六章 犧牲熱推


長夜餘火
小說推薦長夜餘火长夜余火
声嘶力竭的呐喊里,黄委员对张老等人道:
“四人一组,上不同的直升飞机。”
这是根据“旧调小组”的人数来的。
黄委员没有算格纳瓦,虽然他已经知道这是来自“机械天堂”的智能人,但对方没有人类意识,不会被“博士”感应到。
不再有深底铝锅遮挡视线的张老迈开大步,精神矍铄地走向了其中一台黑色直升飞机,洪光明一瘸一拐地跟在他身后。
这些“救世军”老战士都没有索取武器,一方面是张老等人知道普通武器发挥不了什么作用,另一方面是这里的直升飞机本身就有不错的武装,一旦“博士”的位置被锁定,它们立刻就能发射空对地导弹。
看着张老等人依次上了不同的直升飞机却未能将飞行员之外的位置占满,蒋白棉心里犯了嘀咕:
“沉睡在乌北的那位是不是已经在某架直升飞机上就座,或者,他将跟随车队撤离?”
这时,黄委员将目光投向了“旧调小组”:
“你们上剩下的那架。”
“好。”穿着黑风衣,戴着黑墨镜的商见曜右脚一勾,将蓝底黑面的小音箱甩到了半空,然后伸手一抓,稳稳拿住。
不过,他没有一马当先,而是侧过身体,示意蒋白棉领头。
对礼貌的讲究又回来了?蒋白棉无声咕哝了一句,坦然走向了停在不远处的黑色直升飞机。
“旧调小组”五名成员统一坐在了后排,蒋白棉最左,商见曜居右,中间从左往右依次是白晨、龙悦红和格纳瓦。
黄委员见状,转而对剩余的那些“救世军”老战士下令:
“你们自由组合,将每架直升飞机上的空位填满。
“呵呵,留一个给我。”
吩咐完,他侧头对身旁的工作人员和安全警卫们笑道:
“你们都还年轻,就不要跟着我冒这个风险了。
“不过嘛,你们也不是一点责任也不担,等会分成几个小队,开不同的车辆沿月鳞河往西南方向去。”
说着,黄委员询问起丁苓:
“他们有把自己那台车的钥匙给你吗?”
这指的是“旧调小组”的吉普。
丁苓点了点头:
“一下楼就给了我。”
黄委员“嗯”了一声:
“那你带几个人,开那辆车出去,到安塞聚居点外面等着。”
那是离乌北最近的一个林场型聚居点。
囂張特工妃 雲月兒
快速交代完各种事项,黄委员扫了那几架直升飞机一眼,确认了自己的位置,快步走了过去。
他的安全警卫们则按照预定的方案,检查起所有直升飞机的外表,防止有人悄悄添加标记,让“博士”可以分辨出目标所在。
紧接着,他们又用防爆叉、长竹竿等工具戳戳扫扫,将直升飞机周围可供攀爬的地方全部检查了一遍。
——“隐身”不表示实体不存在,只是看不到、听不见、感应不出而已,一旦有了实际的接触,那名“刺客”肯定不可能化实为虚,任由长杆从自己身体内部穿过。
与此同时,直升飞机内的众人也完成了对剩余空间的确认。
大将军传 午夜将军
哒哒哒,一个个螺旋桨发出了快速转动的声音,平地掀起了乌拉拉的大风。
坐在前排靠窗位置的张老趁着直升飞机的门还没有关上,侧过身体,露出笑容,对着其他直升飞机上的老战友们挥起了手。
他状态相当放松地喊道:
“为了全人类!”
花 開 春暖
黄委员等人也笑着挥起了手,争先恐后地回应道:
“为了全人类!”
和之前那次的庄严、肃穆不同,现在这次呐喊就像一群老伙伴各自乘车出发,前往人生的下一站,纷纷在那里说“到了目的地再见”。
商见曜不甘落后,也半探出身体,参与感十足地挥起了手:
“为了全人类!”
哐当哐当!一扇扇门彻底关上,一架架直升机在螺旋桨制造出来的大风里凭空拔起,盘旋着飞向了半空,各朝不同的地方而去。
当然,它们大体上还是沿月鳞河往西南。
“旧调小组”所在的直升飞机上,颇大的噪音没有影响商见曜的发挥,他望向那位看起来相当年轻的飞行员,“愕然”脱口道:
“你不是老战士?”
那名飞行员挺了挺腰背,哈哈笑道:
“为了保护‘救世军’的根基,为了掩护乌北民众的撤离,我们年轻一代也有愿意牺牲、敢于牺牲的人!
“而像我这样的,还有不少,他们在别的直升飞机上。”
与他同一排的几名“救世军”老战士和商见曜一样,非常欣慰地点了点头,再次以手按胸道:
“为了全人类!”
那名飞行员双手在忙碌,无法行礼,只能用最大的音量回应:
“为了全人类!”
商见曜随即收回目光,将战术背包打开,拿出了“六识珠”和“生命天使”项链。
他一边将这两件物品分别丢给白晨和龙悦红,一边说道:
“这都是有特异的道具,握在手里说不定会有奇效。”
值此关键时刻,不管是白晨,还是龙悦红,都没有啰嗦,一个握住了“六识珠”,一个缠上了“生命天使”项链。
商见曜又对蒋白棉道:
英雄联盟之天秀中单 乌贼宝宝
“你有‘混乱右手’,同样具备特异,来自奇怪的心理阴影,我就不把小玉佛给你了。”
说话间,他翻出了湖水绿色的小玉佛,相当随意地握在掌中。
“好!”蒋白棉已经戴上了“混乱右手”,瑟瑟发抖。
螺旋桨转动和大风起舞的噪声里,他们的对话都不自觉拔高了音量。
前排一名“救世军”老战士听得啧啧称奇:
“你们好东西不少啊,看来经历了很多事情,难怪被‘新世界’强者盯上。”
商见曜还未来得及回应,直升飞机的空中电台就发出了声音:
“1号机确认安全。”
“2号机确认安全。”
……
那名年轻飞行员拿起通话装置,给出了这边的情况:
“5号机确认安全。”
他话音刚落,6号直升飞机也开始反馈。
…………
“8号机确认安全。”
张老看了眼前排的飞行员,侧头对旁边的洪光明笑道:
“你小子能站出来,没给咱们营丢脸!”
洪光明讪讪道:
“其实,我有时候也在想,当初我要是死在了战场上该有多好,那样就不用看到现在的情况,就不用被孩子拖累,昧着良心做那些事情……”
这涉及自身心虚之处,他不愿意多提,转而问道:
“营长,怎么不戴铝锅了?等下说不定真能防住‘无心病’。”
——张老刚才已经把“新世界”强者的恐怖告知了这名老部下。
张老闻言摇了摇头,自嘲一笑道:
“其实,我们都很清楚,铝锅防不了‘无心病’。
“但脑控真的存在!有的人不知不觉就会改变性格,做出以前不会做的事情,你之前估计也是,对,肯定是,直到刚才被大家的表现震动,才恢复了正常……”
张老话未说完,突然看见洪光明的脸庞猛地扭曲了起来,看见他的眼珠飞快变得浑浊,看见一根根血管凸显了出来。
“光明……”张老后半截话语卡在了喉咙里,口中发出荷荷荷的声音,仿佛变成了一只不会说人话的野兽。
短短几秒钟的时间,整架直升飞机内的人都感染了“无心病”。
这直升飞机越飞轨迹越是奇怪,没过多久就坠向了地面。
轰隆!
一团火球腾起。
…………
“7号机确认安全。”
兹……
第二轮自报情况中,7号机之后好一阵无人应答。
又隔了几秒才有声音响起:
“1号机确认安全……”
无需飞行员解释,龙悦红等人脑海里都清楚明白地知道了一件事情:
8号直升飞机出事了。
“博士”真的来了!
这样的认知刚刚闪过,掌握着编号,刚才也做了观察的飞行员沉声说道:
“是张老他们坐的那架。”
张老……龙悦红忽然感觉情绪一沉。
整架直升飞机内部很快弥漫起了淡淡的悲伤。
3号直升飞机上,同样清楚编号情况的黄委员也难以遏制地叹了口气。
“老张啊……”他感觉能支撑自己记忆的梁柱又少了一根。
就在这时,他突感脑袋一阵剧痛,伴随强烈的眩晕。
“无心病”!黄委员心里骤然闪过了这么一个认知。
他努力地调动自己的精神,催发本身的意识,以对抗这种异常,可眼前越来越暗,思绪越来越慢。
没过多久,黄委员感觉自己支撑不住了。
他凭借着一股执念,张开了嘴巴,大声喊道:
“为了全……”
这是伴随他走过了漫长生命,走过了一场场危险,走过了一次次失去和迷茫的话语。
话语的尾声,野兽般的咆哮取代了“人类”这个词语,黄委员的眼睛急速浑浊,数不清的血丝浮现了出来。
很快,这台失去驾驶者的直升飞机撞上了附近一座山峰。
轰隆!
火球在半空绽放。
…………
“1号机确认安全。”
“2号机确认安全。”
一阵沉默后,5号直升飞机上的飞行员语带哭腔地说道:
“黄委员他们牺牲了。”
黄委员……龙悦红心头一颤,似乎已看到了死亡的阴影。
他忍不住侧头,望向旁边的白晨:
“我……”
白晨打断了他:
“之后再说,我们肯定能活下来!”
这时,商见曜表情肃穆地抬起了握小玉佛的右手,将它按在了左胸。
“为了全人类!”他沉声喊道。
前排的“救世军”老战士们因黄委员死去而低下的脑袋同时抬了起来。
他们眼中似有水光闪烁,他们的右手整齐划一地按到了左胸。
“为了全人类!”
坚定激昂的声音回荡在了直升飞机内。



近期文章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