寓意深刻都市言情 玄渾道章笔趣-第兩百八十二章 借信奉神異相伴


玄渾道章
小說推薦玄渾道章玄浑道章
白果注意到,所有弟子都是迫不及待的换取了宝药丹丸。而每一个人的情绪都是通过魔物清清楚楚反应到了他这里。
几乎所有弟子都是有着变强的渴望,面对这样的选择他们无法拒绝,因为这几乎是他们改变自身命运的唯一机会了。
这也是元夏外部环境的使然,能被留在那些世道弟子身边的人,已然经过一层筛选了,那些没有上进和激烈逐之心的人早就已然被淘汰了。
总裁太腹黑,宝贝别闹了
白果通过魔物,能轻易观察到这些元夏弟子的日常,能够看出这些人对元夏没有那么多忠心,有的无非就是畏惧惶恐而已。
他们身处的环境并不比那些外世人好上多少,大多数还有不如。外世修道人被留下的好歹还有一些利用价值,而这些弟子的生死全在那些世道弟子手中,可他们以往什么都不能做,因为他们反抗不了,也没能力反抗。。
现在的魔物却是给了他们一缕希望,这也是为什么没有一个人选择上告。莫看现在只是数十人牵连,
等到他放开束缚,这些人不用同道他也能相互联络,那么一定是会相互抱团的,届时只要稍稍引导一下,哪怕不用魔物蛊惑,这些人也会飞快的与元夏中上层割裂开来。
但要说凭借这些人就能坏去天夏根基,那也是不切实际的。
张御有过一个判断,元夏要是一旦发现不对,或许只需通过元夏天序发动一个手段,就可以将所有低辈弟子的忆识给洗上一遍。
召喚萬歲
当然要做出这个举动,至少要诸世道和元上殿都是同意,这个可能较小。
但不排除这个可能。
所以他的真正的目标,先是在这些低辈弟子身上种下魔物,进而以此为跳板,一步步接触到那些外世修道人,还有一些世道内部怨恨不公的世道修士。
这些中层才是元夏的真正根基,唯有渗透到这些人之中,那才起到了祸乱元夏内部的作用。
等到拥有一定势力时,甚至于一些嫡传弟子也不是不能拉拢进来,需知不是每一个嫡子都能当上宗子的。他们也有自己的想法和诉求。
就如那位裘少郎,说是早早放弃了争夺宗子,可要说他心中绝对没有想法,那也不见得。
能知悉这些,还多亏了常旸对这些世道弟子的几番试探和刻意结交,这才了解到了这诸多内幕。
可说这次魔物的投入,表面看着就这一桩事,可实际方方面面牵扯到的事着实有不少,少了一环可能就没什么顺利。
常松等人在此一待就是一旬,裘少郎这次尽兴而归。
待回去明觉世道之后,常松蛰伏了几日,随后会便设法运转白果所传之功法,暗暗将魔物种子种到了那些寻常人身上。
他所能接触的就是一些仆役了,至于修道人,他不准备去尝试。凑巧的是,其余弟子不约而同与他做了一般选择。哪怕有白果的保证不怕被人发现,可既然有寻常人可代替,那又何必冒险去招惹修士呢?
白果发现了这一点,却也没有去纠正什么,因为随着需要换取丹丸的增多,身边的人被陆续种下魔物后,他们也就不得不接引那些修道人了,这是早晚的事。
随着魔物陆续到了这些仆役的身躯之中,微妙的改变也是在发生着。
这些魔物现在不但不会对此辈生出不利,反而会自发帮助他们调整气血流动,助长精神,并且会在这些人睡觉和定静之中慢慢引导他们修持,
这些举动当然不是无用的,在元夏这个极度保守的地界,他们永远没有出头之日,比那些底层修道人还要不如。可不代表他们没有想法。
当这些人的想法和欲念累积起来,再加以引导,便可以积蓄出一个种子,进而造就出一尊元夏本土的魔神!
张御这一次准备利用伏魔宝典和邹正教给他的法门相合,看能不能在元夏造出信神。
不成也没什么,可要是成了,那就用此魔神做很多事,同时也暂且替那些低辈子弟分担元夏上层的注意力。
其实他这次投入的魔头并不止这两种,加起来恰好是十二种,他想看看哪一种能够存驻下来,哪一种元夏天序对其的反应最是激烈。
只是到现在还不曾遇到排斥,看来他们之前的思路是正确的,只要不达至一定数目,或者没有对元夏造成任何损失,那便不算越过那条线。
明觉世道之内,常松又得了一番空余,他立刻转进时间修持。
他已经喜欢上了这等每天都有所进步的感觉,同时他还通过做了一番气机上的掩饰,叫人看不出来他的进步。
好在他只是一个底层弟子,能看破他遮掩的人上层修道人平日根本遇不到。至于裘少郎,则是对底下有什么功行从来是不了解的,是故根本没这等鉴别之能。
这天他打坐完毕,琢磨着再给几个人种下魔物,才是走出庐棚,忽然有一名弟子迎面走来,朝他看了一眼,道:“常随侍,真是少见,听说有一段时间不去求教老师了?”
常松心中一凛,背后不由冒出了些许冷汗,自己怎么把这个忘了!
所谓的老师,实际上的一位管事,以教授之名从他们手里搜刮好处,只是随意点拨他们一句,要说作用,也是有一些的,可却抵不过他们的付出。自从得了魔物后,他已然很久不去那里请教了。
这其实是一个不大不小破绽。
刀劍神皇
那弟子见他有些神色不自然,故作关切问道:“常随侍怎么了?”
我家后门通洪荒 小说
常松勉强笑道:“没什么,只是近来一直跟随郎君出入,余下时日都是拿来修行了,你也知道,我们实在没有余暇了。”
那个弟子看了看左右,道:“我可提醒常随侍你一声,你一直跟在郎君,肯定得了不少好处吧?你却不去老师那里走一圈,去孝敬一些,若是惹得老师不高兴,到时候他人受得点拨上去了,你可就难捱咯。”
要是以往,常松听得此言,肯定心急如焚,可现在才不在乎,可考虑突然不去怕也惹人起疑,故是道:“是是,罗兄提醒的是。”
与那人别过之后,他心下暗叹了一声,心道自己为何不是天夏人。
在天夏驻殿之内,他也是天夏的一些随从弟子交谈过,天夏那边完全不同于元夏,哪怕上层修道人亦不能随意处罚弟子,必须严守天夏规序。
而此前天夏曾向元夏索要了一批弟子,他听得那些弟子如今都有了自家洞府,再无需受人欺凌,心中却也是十分羡慕那些人。
连他自己也不曾发觉,似乎受了某种影响,不知不觉间,就对天夏有了向往之心。然而这并不是魔物的作用,却是数次去往天夏使殿,受到了潜移默化的影响。
晃眼之间,又是过去了三月。
清玄道宫之内,张御静坐台殿之上,他看了一眼时晷,再有半日,就又是元夏一年轮转之期,了。
此时可说是元夏戒备最为严密,同时也是漏洞最大的时候。
而这个时候,元夏界域之内,大约有上千寻常仆役在向着一个心中的神明祈求奉拜,这是魔物于他们心意之中幻化出来的形影。
尽管声息微弱,可是信念却是凝而不散,这也是他们唯一的信仰了。
可虽有魔物寄托,但光凭这些人信念是无法生出魔神的,因为这里面还缺少一个足以载承的灵性力量。
崇信只是助力,灵性力量才是柴薪,两者缺一不可,唯有两者相合,柴薪彻底燃烧起来,才能放出光明,照亮信众。
虫族魔法师 小说
而这个灵性力量,他早已是准备好了。
他见时晷之上将近此期,意念一转,便有一个灿烂华美的星蝉从身上分出,霎时冲入云海之中,借得“都阙仪”之助,只是一闪之间就来到了元夏之外,随后双翅一敛,就化作了他的模样,伸出两指,捻出一道玉雪白气,就往元夏所在一掷。
而恰在此际,元夏天序与天道碰撞,那轮转之隙由此现出,霎时便被此气给漏了进去。
那一缕灵性其实较为孱弱,层次亦是不高,因为若是层次过高,那么就会被所元夏内部寻常所察觉,从而剔除。
而在这时,此灵性借着那千余人的信奉膜拜,便于冥冥之中诞生出了一尊极为微弱魔神,并在一瞬之间潜入了这千余人的心神之内,从原处消失不见。
而就在其消失后不久,一个道人身影出现在了那里,其人推算了一下,却是皱眉。
因为一年轮转之期方过,天序方才复归原位,致使此前数息天机混淆,导致什么东西都看不出来。
可要是有什么足够对元夏造成危害的物事出现,天序自是会进行排斥的,故他不得结果,也没向上禀告的想法,很快就拂袖而去了。
张御再是等了一会儿,见那魔神没有被排斥出来,不由微微点头,弱小也有弱小的好处,不受上层力量关注,那么下来就看其能否在元夏长驻下去了。
现在仅只是埋下一个种子,真正的起作用的时候,当是在十载之后。
做完此事后,他把注意力从元夏收回,又往东庭那边看了一眼。
伊初那边已经半载没有与他联络了,他也望不到其人身影,情形有些不同寻常,这个事情他需要过问一下了。
……
……



近期文章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