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口皆碑的都市小说 長夜餘火 愛下-第一百四十章 數據更新相伴


長夜餘火
小說推薦長夜餘火长夜余火
说话间,丁苓从黑色制服的内侧口袋拿出了一张彩色照片。
照片的主角是一名二十多岁的男子,偏瘦,略黑,戴着副黑框眼镜,头发明显被梳理过,整齐地往后倒着。
“这是快十年前的照片,他现在会更,更成熟一点,头发没这么整齐。”丁苓认真补充了一句。
她将照片递给了主动将双手伸过来的商见曜,顿了一下道:
“如果你们能在冰原某个地方遇到他,记得告诉他一声,说,说有人还等着他回来。”
说到最后,丁苓的语气不自觉变得颇为温柔。
“没问题!”商见曜斩钉截铁地做出回答。
他仔仔细细看着照片,似乎要将上面那个人印在脑海里。
“好的。”蒋白棉也答应了下来。
与此同时,她暗自叹了口气。
以她听说过和经历过的类似事情,她其实很清楚,这样两年没回来了无音讯的,大概率是永远都回不来了。
不过,蒋白棉没有戳破丁苓的期待,让她接受现实,因为活在灰土上,对未来有点希望有点幻想不是坏事。
蒋白棉也能理解商见曜为什么如此激动。
她肯定对方想起了失踪多年的父亲。
商见曜的父亲也是在外出执行旧世界毁灭原因调查任务时,一去不回,再没有消息。
加入“旧调小组”以来,商见曜一直都在寻找他父亲的踪迹,如今稍微有了点眉目,知道某个新历之后才被“无心病”毁掉的城市存在一定的线索。
所以,对丁苓托人寻找丈夫,给他带口信之事,商见曜多半感同身受。
现在应该是重视感情的那个……蒋白棉从商见曜那里拿过季强的照片,认真看了一眼:
“我们会留意的。”
丁苓没把照片留给“旧调小组”,而是收了回来,小心翼翼地重新放在黑色制服的内侧口袋。
白晨觉得她可能因为种种缘由,只剩下这么一张照片了。
“你们的结婚照呢?”诚实的商见曜显然也想到了类似的问题。
蒋白棉想阻止都来之不及。
刚才说季强之事时都还维持着礼貌笑容的丁苓表情恍惚了一下道:
“去年撤进深山,被‘最初城’的人追击时,在某场激战中掉到,掉到山涧里了。”
这一刻,她的悲伤似乎有点难以遏制。
一直都随身带着啊……蒋白棉故意岔开了话题:
“你们这个定居点有复印机吗?”
“今年没有。”丁苓摇起了脑袋,“去年放弃定居点的时候被‘最初城’的人拿走了,今年我一直在申请,上面始终没批,好像物资有点紧张,要不然我就直接复印一张照片给你们了。”
“没事,她脑子好,记忆力强。”商见曜一点也没帮蒋白棉谦虚。
又交流了几句,丁苓带着曾平安往定居点大门处走去。
途中,曾平安回头望了“旧调小组”一眼,表情略有点复杂。
等他们通过大门,进了定居点,白晨收回目光,低声说了一句:
“那个姓曾的喜欢丁队长。”
“不会吧?”龙悦红脱口而出。
校园修仙武神 天山剑主
这年龄相差有点大啊,感觉比杨镇远和周琪这对还大,差了起码十岁!
而且,杨镇远和周琪是靠公司统一分配才结为夫妻的,正常情况下,不太可能成为一对。
蒋白棉闻言笑了起来:
“十七八岁的青年喜欢大姐姐不是很正常的一件事情吗?
“再说,这么一个边境定居点孤悬在外,曾平安每天能接触的人很少,这里男女比例又不太平衡,他时常还得提心吊胆,被危险催化激素的分泌,不知不觉喜欢上身边成熟可靠的女性,哪点值得大惊小怪?丁苓长得也还行啊,对吧?”
“你好懂啊!”商见曜就差鼓掌了。
“扩充一下都是篇专业的心理学论文了。”格纳瓦附和起商见曜的话语。
是啊是啊……龙悦红在心里表示赞同。
蒋白棉谦虚一笑:
“其实我是后知后觉,小白不说,我都没觉得有什么大问题,还以为是同生共死的战友情。”
你觉得我们会相信你这个说辞吗?龙悦红无声嘀咕了一句。
白晨则点了点头:
“我对这方面的事情还算比较敏感。”
呃……龙悦红一下紧张,不太自在。
老实的格纳瓦跟着说道:
“我没有察觉这一点,但分析出了另外一个问题。”
“什么?”龙悦红主动询问。
格纳瓦动了动金属铸就的脖子:
“丁苓和她丈夫结婚快十年了,刚才居然没提到过孩子。
“在灰土大部分上了规模的势力里,鼓励生育一直是排在前列的基本政策,‘救世军’也不例外。”
蒋白棉环顾了一圈,叹了口气道:
“有可能是生了没有养活,也可能是怀上之后没第一时间发现,遇到有人闯关或者‘最初城’发动袭击,不小心流产了。
“原因有很多,外面不比公司内部,生育环境没那么好。”
“好啦。”蒋白棉拍了下手,“准备晚饭吧。”
就在“旧调小组”煮上最近交易来的酸菜猪肉罐头这个新品种时,一辆坑坑洼洼破破烂烂的绿色吉普从小溪以东开来,停在了定居点门口。
“丁队长,我们来更新数据了!”吉普副驾位置探出了一个脑袋。
他长得贼眉鼠眼,戴着薄薄的毡帽,整个人风尘仆仆。
丁苓认识他,但还是按惯例派下属搜了对面两人的身,检查了车辆,然后才放行入内。
“怎么这么迟?之前不是说上午就能到吗?”丁苓从木制楼梯处下了围墙,劈头盖脸问起那个贼眉鼠眼的男子。
和刚才与“旧调小组”交流时的温柔克制不同,现在的她泼辣强势。
“哎呀,冤枉啊!丁队长,我们路上车坏了,花了不少时间修理。”贼眉鼠眼的男子连忙解释。
他叫张晨光,乌北猎人公会的工作人员,和同伴一起负责定期给周围很大一片区域的聚居点、边境哨所更新猎人信息,确保数据能够统一起来。
丁苓没有多说,领着张晨光和他的同伴进了定居点深处有火烧痕迹的二层小楼,指着一台便携式电脑道:
“顺便看看为什么那么卡,我之前想查几个猎人的信息都好一阵才显示,而且还显示的不完全。”
“好咧!”张晨光是接受过专业培训的技术人员。
当然,他也兼职着遗迹猎人,因为平时这么跑来跑去,有些任务自然而然就完成了,比如说,帮某些哨所的士兵往家里捎信。
经过一番清理,丁苓的电脑恢复了正常,然后,张晨光插上U盘,将来自灰土各地的最新猎人信息导入进去,覆盖了原本的。
丁苓看得微微点头:
“帮我再查查薛十月、张去病、钱白、顾知勇这四个猎人,我之前都没有看到他们为什么会被‘最初城’通缉。
“猎人编号分别是……”
丁苓拿起了放在旁边的一张纸,念出了上面的数字。
“好。”张晨光相当卖力地敲打起键盘。
很快,他调出了蒋白棉等人的资料。
“赏金两万奥雷?”张晨光就跟屁股下面有钉子一样猛地站了起来。
这能买多少斤,不,多少吨猪肉啊!
被悬赏这么大笔金钱的猎人团队又该如何地危险!
“这我知道。”丁苓一脸嫌弃地说道,“帮我看下他们为什么被通缉。”
如果不是“旧调小组”赏金这么高,又顺路要去冰原,她都不会找他们帮忙。
张晨光战战兢兢地坐了下去,仿佛房间外面潜伏着几头怪兽。
“策划,呃……”张晨光愣住了,“策划针对‘最初城’的大阴谋。”
丁苓怀疑起自己的耳朵:
“大阴谋?针对‘最初城’的?”
就外面那么四个人加一个机器人?
张晨光机械地点了下头:
“资料上是这么写的。”
“嗯,‘最初城’的通缉理由未必是真的,有的时候,他们会随便找个借口掩盖真正的原因。”丁苓很快就恢复了平静,“不过,能被他们这么重视,外面那几个人肯定做过了不得的事情,我得汇报上去,看要不要做进一步的接触。”
她的目光投向了放在这个房间一角的无线电收发报机。



近期文章


近期留言